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无限之回溯死亡

66.归宿(二)

【书名: 无限之回溯死亡 66.归宿(二) 作者:紫界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烛火在摇曳。

    穆钦看见地上摆着很多蜡烛灯,那种有一个圆形金属小烛台,烛台上面放着蜡烛的蜡烛灯。这蜡烛灯的数量很多,角落的地面上,洞穴岩壁上凹陷下去的小空间中,它们被摆得到处都是,每一盏灯上都燃烧着火焰,是非常温暖的黄色光芒。

    这些烛光虽然光芒不大,但数量一旦多起来,就能够将瀑布水帘后面的洞穴照得通亮,使得这处洞穴里的场景在穆钦的面前一览无遗。

    穆钦可以看见这洞穴的深处坐落着一张巨大的椅子,椅子旁边的岩壁和缝隙中生长出了很多藤蔓及荆棘,将那张巨大的椅子包围甚至包裹了起来。

    那张椅子是一张典型的欧式王座,但它没有柔软的坐垫靠背,没有金黄镶边或欧式雕花。它是用冰晶一样的材质铸成的,它的椅背上竖起锋利的冰锥,扶手呈现随意而不规则的多边形,它十分巨大,上面坐三四个人都没有问题。

    而且椅子上缠绕着很多藤蔓和荆棘,缠在椅背和扶手上,坐在上面的人稍有不注意,就会被荆棘刺伤,痛苦难耐。

    这张寒冷而令人痛苦的椅子,唯一值得欣赏的就是蝴蝶了,荆棘藤蔓上盛开着大片大片的红色花朵,引来许多不知从哪里冒出的蝴蝶,是色彩斑斓的蝴蝶,似乎有十几只,围着冰晶王座不停地环绕着。

    穆钦穿过脚边上摆放着的无数烛火烛光,朝着那张蝴蝶王座靠近,他透过那些密集的藤蔓和荆棘可以看见王座上坐着人,那个人坐在那儿,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地坐着,就像是陷入了永恒的沉睡。

    穆钦就向他(她)靠近,他走到足够接近的距离时,荆棘藤蔓挡住了穆钦前进的脚步,穆钦想也不想,伸手就抓住长满刺的荆棘并拉开,他无视了手上因被刺伤而产生的痛苦,无数了自己鲜血淋漓的双手,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那个坐在王座上的人身上,他知道他要过去,他必须过去。

    穿过无数荆棘并且浑身血迹斑斑的穆钦,终于走到了王座的面前,借着周围摇曳的烛光,他可以看见坐在王座上的人,但随后穆钦就惊愕的发现……不止一个人!

    是的,这张蝴蝶王座上坐着两个人!

    只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坐着的,一个是躺着的。蝴蝶王座非常大,躺在上面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躺着的人必须蜷缩起来。

    然而这个蜷缩躺着的人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很久的样子,变成了一副白骨,根据骨头的形状,和盆骨的大小,穆钦可以推测这是个女人的尸骨,这具白骨身上还穿着破破烂烂被剪裁过的衣服,那应该是游戏中玩家的固定灰色服饰。

    而坐着的那个人却还活着,和已经成为白骨的女人不同,这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他的头发长到了腰,披头散发地低着头,所以看不见脸。他上身没有穿衣服,只穿着一条破破烂烂、裤腿还少了一大截的裤子。

    这个活着的男人紧靠着女人的尸骨坐着,并且让女人尸骨的头部靠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的一只手甚至还紧紧地抓住了女人手的指骨。他似乎维持这个姿势维持了很久,整个人看起来是僵硬的,身上也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

    穆钦可以想象,在这个女人死去时,男人一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他们就一起坐在这张椅子上,在暗无天日的洞穴中,迎接世界的终结。

    穆钦的突然到来并没有引起这个男人的丝毫反应,他还是低着头沉默地坐着,穆钦静静的看着他看了一会儿,他不确定这个男人到底是睡着了还是单纯地在假寐,穆钦决定靠近对方。

    所以穆钦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愈发靠近这张蝴蝶王座,他踩过的地方留下他自己的血脚印,因为刚刚穿过那长满利刺的荆棘,穆钦手脚-身上都是刺,血流如注,但穆钦仿佛感受不到那种痛楚。

    穆钦已经足够接近这个男人,他已经站在对方身前了。

    紧接着穆钦沉思了片刻,伸出手想去触摸一下这个男人的头发,他想看看对方的脸。

    但是就在穆钦伸手过去的同时,坐在王座上一动不动的人突然有了反应,穆钦刚刚伸出手,对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抬起另一只手,抓住了穆钦的手腕。

    穆钦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小半步,试图将对方的手甩脱,但那人抓得很紧,他的指甲很长,几乎深深地陷入了穆钦的血肉里,不知为何,明明刚刚被荆棘扎了一身的穆钦不觉得疼,被这个人的指甲掐了一下,穆钦疼得皱眉。

    他压低了声音说:“放开我。”

    对方没有反应,依然紧紧的抓住穆钦的手,但稍微将力道放松了一些。然后这人沉默了好久,才缓慢抬起头来,朝穆钦看去。

    穆钦终于从对方那嘈杂的头发缝隙中隐约看见对方的脸,脏兮兮的一张脸,沾满灰尘和黑色的污垢,还有一双浑浊的眼睛。

    从面容上来看,这个男人大概三十多岁左右,长得相貌端正,气质器宇轩昂,身材健硕有力,而且他这张脸……让穆钦看着觉得有点眼熟,但穆钦可以打包票说自己以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那么他究竟是谁呢?

    男人和穆钦对视了好久,对方的眼神相当浑浊,给人一种意识不清的感觉,穆钦甚至无法确认对方是否真的正在注视着自己,穆钦觉得这家伙似乎透过穆钦在凝视着“别人”。

    好半天,那人才用沙哑的声音和穆钦对话,他说:“你是谁?”

    穆钦思索少许,回答:“我叫穆钦。”

    “穆……钦……?”男人的嗓子发出破锣音,大概是因为很久没说话的缘故,那嗓音实在称不上好听,但穆钦却听出了对方声线中蕴含的一丝惊愕,仿佛非常不可思议般,男人问:“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不该来这里……”

    穆钦抿唇:“为什么我不该来?”

    男人不再注视穆钦,而是低下头,并松开了抓住穆钦的手,继续嘶哑着声音说道:“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你想要的,我也没有能给你的,所以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待着。”

    “你是谁?”穆钦也问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男人回答:“你不会有兴趣知道我是谁。”

    “我当然有兴趣,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是谁。”穆钦执着的发问,“告诉我你是谁。”

    “我不记得了。”男人在穆钦的追问下稍微有些妥协,他说,“我在这里待太久了,早就忘了自己是谁。”

    “那这个女人呢?”穆钦把视线移到他身边蜷缩着的尸骨上。

    男人说:“她是我的囚徒。”

    “囚徒?”穆钦不解。

    男人突然笑了,他用他那糟糕的破锣嗓子发出怪异的笑声,对穆钦道:“是啊,我把她囚禁在这里,所以她是我的囚徒。”

    男人的话让穆钦顿了顿,随后说道:“可她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具尸骨,这样也能称之为你的‘囚徒’吗?”

    穆钦一句话让男人头更低,穆钦注意到他握着女人指骨的手正在颤抖,颤抖得厉害,他颤抖了好久,对穆钦道:“即使死了,也是我的囚徒。”

    说罢,他似乎激动了起来,提高音量冲穆钦不友好地喊道:“不要在我面前晃悠了,离开这里!滚出我的世界。”

    穆钦无视了他的不友好,环顾四周,又对男人道:“你说这里是你的世界?”

    男人道:“这里当然是我的世界!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宰!”

    男人说着已经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他急于将穆钦从这里赶出去,然后他开始操控自己的力量,在他的意志下,环绕在蝴蝶王座周围的藤蔓突然活动了起来,像是一条条扭动着的毒蛇,迅猛地朝穆钦冲了上来。

    穆钦感受到了威胁,下意识地后退闪避,试图躲开这些藤蔓的袭击,但这个地方四面八方都是各种藤蔓以及荆棘,穆钦根本无处可躲,他越是后退,越是一脚踩进了身后的荆棘之中。

    只是在他踩进荆棘之前,那些藤蔓就冲上来将他束缚了起来,并大力把穆钦吊起,穆钦被藤蔓缠绕着,挂在半空中。

    抓住了穆钦以后,那个男人继续对穆钦道:“你该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了。”

    穆钦心有不甘,他挣脱不开这些怪异却有力的藤蔓,只好大声喊道:“你得告诉我你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男人状似不屑道,“我不认识你,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只是个闯入我世界的陌生人,我当然要把你赶出去。”

    “胡说八道!”穆钦突然生气了,他觉得胸腔里涌上来一层类似愤怒的东西,他对那个男人喊:“你分明认识我!”

    男人终于抬起头,用那双浑浊的黑色眼眸盯着穆钦看:“不管我认不认识你,你都不该来这,这里不是你该追寻的地方,你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生活?”穆钦突然嘲讽似的冲男人狞笑:“你是指边缘世界里的无数生死轮回?还是你现在屁股底下坐着的蝴蝶王座?这就是我的生活,你要我过这样的日子吗?”

    穆钦一番话似乎令那个男人愣住了,他瞪着穆钦,不可思议道:“不……你不可能……她当初没有把白卡给你碰过,你不可能进入边缘世界,这不可能!”

    男人的话几乎令穆钦可以确认他的身份了。

    穆钦说:“你说得对,我现在确实对你是谁不再感兴趣了,但我想知道你的囚徒,我来这里不是来找你的。”

    “囚徒……她死了,如你所见,她不在了。”男人突然变得十分沮丧,他不再命令那些藤蔓吊着穆钦,而是把穆钦放了下来,然后男人又低下头:“只剩我一个了。”

    “只剩你一个……那我是什么?”穆钦伸手擦了擦脸上的血,然后冷笑。

    “穆钦……你听我说。”男人在沉默片刻后,对穆钦道,“你应该没有死,但还是进入了边缘世界,对吗?”

    “是啊。”穆钦回忆起了之前图书馆地图里的幽灵女孩,“有人告诉我这是因为我本就是从边缘世界里诞生的缘故。”

    “你确实是从边缘世界里诞生的……你就在这里诞生。”男人低着头,紧握着女人尸骨的指骨,“她生下了你,她想要把你送回现实世界,然后我们做到了。”

    “我的亲生父亲是你吗?”穆钦淡定的问。

    “是。”对方在良久的沉默以后,也淡定的回答穆钦,“我身上有死神牌,不会死,所以一直保持着这个外貌。”

    穆钦说:“所以你就这样把她束缚到死?”

    男人没说话,像是默认。

    过了半响,他才说:“我舍不得她,所以我把她绑在这里了,让她永远陪着我。”

    穆钦没有理会男人的回答,穆钦朝男人靠近两步,他主要是想看对方身边那副尸骨,这个死去女人的尸骨非常消瘦,骨头很细,所以穆钦可以想象出她生前那种瘦弱到弱不禁风的模样,就和多年前他见过的那个幽灵妈妈一样。

    “是你杀死了她。”穆钦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挪开自己的视线,他一直默默注视着那具尸骨,“你杀了我妈妈。”

    “如果你想报仇,可以杀我。”男人这样对穆钦说,“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因为我一死,你就会成为这张王座的下个目标。”

    “我才不会杀你。”穆钦不再看妈妈的尸骨,而是将目光移向了这个披头散发且疲惫不堪的男人,“我要你永远坐在这张椅子上。”

    男人就冲穆钦苦笑一下,握紧了手里女尸的指骨:“真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要永远坐在这里,和她在一起。”

    “所以你是得偿所愿吗?真让人气愤啊。”穆钦嗤笑他,“你把自己深爱之人推进了深渊。”

    男人再次闭上了嘴巴不说话,空气一瞬间变得沉静,穆钦深吸一口气之后,对男人道:“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我想知道所有的事情。”

    男人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妥协说:“对,我确实有必要告诉你一切。”

    “其实这是个很简单的故事。”男人道,“我和她组队,一起进了游戏,我抽中了死神牌,但我们遇到了很难对付的高手,我一个人都没杀死,他们全都跑了,只有她留下来,因为只要她一走,我就会随同这张地图一起被系统抹杀。”

    “她不想让我死,她说要永远跟我留在这里。”

    “这是张好地图,因为这里有瀑布做水源,悬崖峭壁上生长着很多树木植物,其中有可以吃的野果,天坑上面有光,尽管大部分时间都是阴天,但偶尔可以看见一缕阳光射进来,再不济,我可以喂她吃我的血肉。”

    男人停顿了一下,似乎陷入了回忆:“我承认我有私心,我不想死,所以我竭尽全力地把她留在这……一开始是好的,我们都很好,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总是抬起头看着天坑上投射下来的光芒,那个天坑口就是离开地图的出口,想出去有两条路,一是找到洞穴里的攀岩工具直接爬上去,二是找到洞穴迷宫里可以通往外面的道路。”

    “我很担心,我以为她想走了,我们在这张地图待了很久,一个昏暗又不见天日的地方,除了彼此没有其他任何人……在这种地方待久了,任谁都要发疯的,所以她想出去也无可厚非,可是我很害怕……我不想被丢下。”

    “然后就在这时,我发现地图里出现了这么一张椅子,一张由冰晶铸成的蝴蝶王座。”

    穆钦几乎能够想到结局,他笑起来:“所以你坐上了这张椅子,利用王座的力量,用这些藤蔓和荆棘把她困住了,她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你的‘囚徒’,而她当时还怀着你的孩子。”

    男人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对,就是这样,她那时候对自己遭到我的束缚并没有表现出拒绝或反抗,她只说希望我能想办法,在孩子出生后将其送出去,她不希望孩子也被束缚在这个地图里。”

    “我同意了,虽然我也不清楚该怎么做,但你出生以后,我确实利用王座的力量把你送出去了,在这个世界出生的你有着非常特殊的体质,你的存在跟那张白卡一样,是可以在现实和边缘世界来回穿梭的……只是在送你出去之前,生完孩子的她变得十分虚弱,她在这张地图里长期营养不良,生孩子夺走了她最后的力气,所以喂了你几次奶后,就因为虚弱而死。”

    “所以你要说杀死妈妈的人是我吗?”穆钦语气里满含嘲讽。

    男人微微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当初放手,送她离开这张图,她根本不会死,她本不应该死的……确实是我杀了她。”

    “既然她死了,那我小时候见到的那个幽灵,也的确是妈妈了?”穆钦感到不解:“我为什么会见到她的灵魂?”

    “王座的力量让我可以把她的灵魂保存起来。”男人说,“这很奇妙,我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确实赋予了她一些力量,令她的魂魄可以自由地出入这个世界。她说想看看你,想看你长大,我就让她去了,她每次都会注视你好久,然后回来跟我说你怎么怎么样,她很高兴,比她活着的时候更加开心,她开心的时候我也好开心,我还以为我们可以维持着这个状态一直下去。”

    “但是有一天,她开始消失了,她的灵魂变得越来越透明,不管我灌输多少力量给她,她都在逐渐消失,她也开始渐渐神志不清,她似乎意识到自己真的要走了,和我说完再见以后,就不见了。”

    男人讲述这些事情时非常平静,又似乎很难过,沙哑的声音里藏着痛苦:“我最终还是被一个人留下了,不管我使出多少手段挽留她……最终,她留给我的只有这具白骨,所以我只能一直坐在这里,等待一切的终结。”

    男人说到这,他十分悲伤:“我哪里也不会去的,穆钦……但我希望你可以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

    “这不可能了。”穆钦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是不停地被拉回这个世界,我没有死,没有接触过白卡或任何媒介,我一样会进入边缘世界。”

    穆钦的话让男人思考了很久,然后他叹息道:“你是不该出生的孩子。”

    “为什么这么说?”

    男人微微摇头:“别介意,我并非是不期待你的出生,当初她怀孕的时候,我很高兴,我们都以为有一个孩子会令这残酷的现状有所改变,我真的非常期待你的出现,但现在想来,你确实是不该出生的。”

    “是因为我的出生直接导致了妈妈的死吗?”穆钦问。

    男人摇头:“不,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穆钦,我跟你妈妈,都是在现实世界已经死了的人,我们在边缘世界里得到了另类的重生,但这不代表我们就是活人了,我们两个‘死人’相爱之后所生出来孩子,也就是你……也不是活着的人。”

    穆钦立刻理解了男人的意思,他说:“也就是说,我从一出生起就是个死人。”

    “没错……你没有灵魂。”男人抬起头凝视着穆钦,“你和我还有你妈妈都不同,虽然我们死了,但我们的灵魂在这里,可你没有……你从一开始,就没有魂魄,没有情感,但你却有的自己的意志,你出生时不哭不笑,只在必要时用哭泣表达自己的需求,你是一具会思考的空壳。”

    男人的话让穆钦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穆钦说:“你说我没有灵魂,没有情感?这不可能,我是可以爱上别人的……我甚至会因为你害死了妈妈而感到愤怒。”

    “那只是因为你在人类社会生活太久,渐渐学会模仿人类的情感而已。”男人极为残忍的告知了穆钦真相:“真正的你确实没有灵魂和感情,我相信你自己也有所体会。你在很多情况下确实可以对别人产生感情,但这种感情只是你理智的大脑告诉你应该这样做,这样才符合社会的标准,符合人类的价值观,能够让你更好的活下去……更像是一个‘人’一样活下去。”

    穆钦莫名觉得心脏有点抽搐,在他胸腔里跳动得过于剧烈,让穆钦觉得生疼:“你是说我对所爱之人的感情,对妈妈的感情,还有对你的感情,这些都是虚假的吗?都是我觉得‘应该这样做’‘这样做更好’才萌生出来的感情吗?”

    “我也无法确定究竟是不是虚假。”男人表示无能为力,“我觉得这不会对你造成影响,你被那对养父母教育的很好,即使你原本没有的,他们也都教会了你去拥有,你可以肆意选择做你想做的一切,只要你觉得是正确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无限之回溯死亡相邻的书:嫡女生存攻略千户待嫁驱鬼王妃周小楠美人瑾如美人仇谋千年仇敌居然是我的白月光七十一变[综][综漫]樱歌(快穿)拯救竹马行动田园之农媳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