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回七零末

091 投机倒把(二更求订!)

【书名: 重回七零末 091 投机倒把(二更求订!) 作者:咸干花生

重回七零末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何学听到这里点点头,事实上他刚才在外面暴走的时候已经思考过了,无非是两条路。

    第一条路的前提是何四真的对何亭亭做过什么,那没有二话,想办法悄悄弄死了事,管他是不是堂兄,管他有没有血缘关系。

    第二条路的前提是,何四没对何亭亭做过什么——这本该交给大伯父决定怎么处理的,但是由于何四留在村子里,还是会对何亭亭造成威胁,所以何学认为,最好把人赶出沈家村。

    至于何四愿不愿意,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这时听何奶奶提起,何学便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听了何学的意见,何奶奶和林玲玲都陷入了沉思。

    半晌林玲玲问,“赶他走,他愿意吗?大伯愿意吗?”知道身边有这么个变态,她觉得怎么也不能放心。

    “由不得他不愿意。”何学轻声说道,“当然,不会由我们来做,由我大伯做就是了。”

    何四这样的事妥妥的是流氓罪,不走就得坐牢,他相信大伯和何四知道该怎么选的。

    何奶奶想了想,沉吟道,“有没有办法让他不走,但是又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例如给他介绍个老婆……”说到这里,她抬头看向一脸不认同的何学,叹口气继续道,

    “并非是我仁慈善良,你也该记得当年你爸跟你说过的吧,让你如果可以照顾着你大伯一些。他怕你到时性子起来忘了,还专门跟我又多叮嘱了一次。”

    听到这里,何学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当年他父亲的确跟他说过,让他多看顾他大伯一家些。因为在风起云涌的年代,大伯是一直唯父亲马首是瞻,帮过父亲很多的,那个年代纲常混乱,嫡子庶子斗争,外面又一片打倒地主的声音,形势格外的严峻。大伯站在父亲一边,怎么也算是一个助力。

    现在大伯年纪大了,身体不是很好,赶走一个儿子,估计会让他的身体更差。

    再说,如果何四不动到他女儿身上,也不值得他生这么大的气。潜在的危险的确存在,但是如果有个女人,或许何四能改。

    何学正想着,林玲玲开口了,“四……咳咳,何四会这样,是不是因为没有女人?如果介绍个女人给他,他能改过,倒也不用赶他。”

    她没有太多见识,觉得动辄把一个人赶走的行为很不可思议。

    何学刚想说什么,外面脚步声起,还夹杂着何玄白三兄弟的说话声。

    “早知道不该给他们送礼物,倒河里都都不给他们。”林玲玲也听到三个儿子的说话声了,马上想起他们是给大伯家及二叔家送东西的,顿时觉得老大不舒服。

    “算了,这都是小事。在孩子们跟前也别说了,省得听到了,别的我们今晚得空了再说。”何奶奶才说完,就见何玄白三人进了园,往屋门口而行。

    何亭亭回了房间,知道父母和奶奶肯定在商量事情,而且不是自己可以听的,便犹豫要不要偷听。犹豫了一会儿,她就决定不偷听,进入四季仙居吃水果。

    听到何玄白几人的声音,她知道可以出去了,便出了仙居,打开门走了出去。

    “亭亭,来看看你的礼物。”何奶奶脸上笑容慈祥,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何亭亭见大人是打定主意不让小孩子掺和,便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不过她注意到,第二天何学还是去了一趟大伯公那里,林玲玲也出门去了一趟。

    她听力强悍,虽然说不想偷听,但还是听到一言半语,当时林玲玲很生气,声音带着颤儿,“没见过那样的妈,隐约知道的,都不当回事,还说四叔说过不进去……贪那点小便宜,撑不死她!”

    何亭亭虽然听不明白话里的意思,但是却知道林玲玲极度愤怒,便不敢再听,一溜烟跑了。

    没过几天,何亭亭就听到何四伯要和一个偷渡去香江未果不得不留在鹏城的单身女人结婚的消息,伴随这个消息而来的,是大伯公一家要分家了。说是各房分出去,住在村子里空了的房子里。

    这些何亭亭仅限于听说,因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没几天,何学就带着她和林玲玲以及何玄青出门旅游去了。

    鹏城有北上的火车,何亭亭新奇地牵着林玲玲的手,跟着上了火车。

    他们的第一站是羊城,粤省的省会。

    羊城作为省会城市,比起鹏城那个荒凉的小渔村来,繁华了不知道多少倍。

    何亭亭就跟个进城的村姑一样,看什么都新鲜。

    宽阔的街道、古旧的骑楼,人流汹涌的街道,比起只有一条街的鹏城,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书呆子何玄青要求一定要去本省那间名校看看,所以一行四人又直奔名校,并在名校前请人帮忙拍了一张照片。

    四人在羊城停留了三天,走了好多地方,何亭亭、何玄青和林玲玲都算开了眼界了。

    第四天早上,何学带着妻儿去买了些丝巾及口红,还有一些手表,便继续乘坐火车北上,打算去全国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京城。

    四人乘坐的是硬卧,并不拥挤。

    出了粤省之后,火车停靠时,何亭亭看到一个大包小包的人被押着出站了。

    “爸爸,那个人为什么被带走了?”何亭亭好奇地问何学原因。

    “那是投机倒把,被查出来带走,去坐牢了。”何学摸着何亭亭的脑袋,直言说出来。他说话时目光沉稳,似乎是在安慰何亭亭,让她不要怕。

    何亭亭从何学的报纸上看到过投机倒把,知道是什么,当下大惊,下意识地就看向身旁几个行李袋。

    里头除了他们的衣服,就是何学买的丝巾、口红以及手表了。真的算起来,这也算是投机倒把的!

    何玄青的脸色也怪异起来,目光跟着打量那几个大袋子。

    他们知道投机倒把,但是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而且也没想到投机倒把会当场就被带走的。

    “没事,睡觉吧。”何学心下暗叹,看来比起大儿子和小儿子,二儿子和小女儿的心理素质可是差得远了。

    不过,性格不一样,在所难免。

    何亭亭听了,便闭上眼睛睡觉,可是心里却还是想着那些被带走的人。

    其实偷|渡去香江也是明文禁止的,可是他们身处那样的环境,看习惯了,丝毫不觉得那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而投机倒把,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因此没感觉,此时骤然看到,受到的冲击特别大。

    何玄青一开始心中惊异,慢慢就平静下来了。他性格虽然不够圆滑,但是跟着何学几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学到的。

    入夜之后,又到一个停靠站,上来了两个二十多的年轻男人,两人背上背着包,手上也分别提着两个包,堪称真正的大包小包。

    这两个人就和何亭亭四人一个车厢,一上来把包小心地放下来之后,人也跟着坐下来,其中尖脸那个开始爽朗地跟何亭亭几人搭讪。

    何学是个聊天高手,只要他想,和谁都能聊得很起劲,但是对这两个人,他并不是很搭理。

    可是何学不说话,那爱说话的尖脸男人却很是自来熟,半个小时之后,就一口一声“哥”“姐”来称呼何学和林玲玲了。另一个显得很生涩,一直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何亭亭心里害怕这两个人也是投机倒把的,而且觉得这两个人带那么多行李会连累他们,心中烦得很,所以两人逗她说话,她只“嗯嗯”两声,并不肯多说。

    何玄青和何亭亭的想法一样,但是他要沉稳得多,不是看书,就是扭头看窗外的景色。

    第二天上午,大家醒来就着热水吃了已经干冷的面包做早餐。

    餐后何亭亭、何学和何玄连看毛语录,林玲玲去了洗手间。

    忽然听得车厢另一头喧闹起来,紧接着整个车厢都沸腾起来了。

    何亭亭耳尖,清楚地听到查行李,顿时吓坏了,脑子瞬间闪过在站台被带走的人,也响起上一辈子何学说起何玄连被带走坐牢的苍凉声音,额上瞬间出了一片冷汗。

    她绝对不能让爸爸去坐牢的,绝对不能。

    这么想着,她一言不发就要伸手去自己身边的行李袋。

    没想到手才伸出去,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捉住了。

    “困了吧?乖,躺下来睡觉,啊……”何学温和而平静的声音响起,语言里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何亭亭不由自主地冷静下来。

    “爸爸……”冷静下来了的何亭亭虽然不惊慌,但是更加焦急了,她凑近何学身边,“有人来查行李了,我们……”

    何学目光一闪,拍着何亭亭的肩膀,“别怕,爸爸知道。”

    车厢另一头的喧闹声越来越大了,这一整节车厢几乎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何亭亭这节车厢的尖脸男人虽然竭力装作镇定,但是额上还是出了冷汗。另一个更加不堪,已经面如死灰了,他望着自己几个巨大的袋子,不住地咽口水。

    尖脸男人握紧拳头,“怎么到了这里还会检查,不是说只有前面几个站会查吗?”

    “怎、怎么办?”另一个紧张得声音都颤抖了。

    “跳窗——”尖脸男人说完,飞快地站起来去开窗。

    (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回七零末相邻的书:活色医香奢宠快穿女配逆袭攻略星际音杀农女的位面交易一世成欢半生锦锦衣嫁古穿今之娘娘不好惹寻仙之秦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