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051章

【书名: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051章 作者:老衲吃素

重生之老而为贼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陈怡玢来之前想了很多,想到很多阿光曾经成长的片段,甚至她临死之前阿光握着她的手哭得泪流满面的样子,那时候陈怡玢还嫌弃阿光不够带派头,优柔寡断,敏感多情,这两点跟陆云鹤很像。

    但是阿光虽然优柔寡断,但是听人劝,知道什么人的话能听,什么人的不能听,而敏感多情,因为父母从小都不在身边,所以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阿光就相对敏感一些。他既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散养疯跑,更没有父母在身边的约束,所以他又很骄纵,特别爱哭,稍一不顺心就喜欢哭,往往他一哭就会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所以他经常哭闹。

    阿光很爱吃糖和甜点,也许是小时候爷爷奶奶总拿甜食逗他,吃过几次甜食之后他就特别喜欢吃,导致现在才六岁就有了两颗发黑的虫牙,疼的时候在地上打滚,不疼了又使劲要糖吃。

    陆母当然知道他是吃糖导致的牙疼,但是也耐不住自己的乖孙哭闹,所以最终都会妥协。她这种教育的方式不只在阿光身上,在陆云鹤身上也体现得很明显。

    陆母一共生过两个孩子,陆云鹤是其中站住的那个,另一个早早夭折了。也许就因为陆云鹤使他们唯一的孩子,所以他们也很娇惯陆云鹤,如果不是陆父花大价钱请了一位私塾先生,后来又送陆云鹤去读了中学,陆云鹤兴许连现在的诗人之名都不会有。

    当时社会对诗人才子捧得特别高,所以陆老太太不觉得陆云鹤有什么不好,反倒觉得自己儿子特别了不起,特别光耀他们陆家的门楣。

    陈怡玢陪阿光玩了一会儿,又拿带回来的沙弗儿童读物给阿光讲故事,那些爷爷奶奶不懂的《白雪公主》《丑小鸭》等等,才讲了一个就听得阿光兴趣盎然,一直在旁边追问她:“后来呢,后来呢?”

    他胖嘟嘟的脸蛋因为听到好听的故事兴奋得红扑扑的,不到七岁的他口齿还有点不那么清晰,有时候一些平翘舌还咬不准,说话很是有童趣的感觉,也许在陆父母那里看来这是笨拙的表现,但是在陈怡玢这个上辈子将他养大的母亲看来,能再一次重温他的童年时期,是非常有趣的。

    而且她发现这个时候的阿光比上辈子有趣,上辈子她虽然能带阿光走,但是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多久,因为陆父母很快就追到了她身边,甚至连房子都买在了一起,阿光那时候虽说是跟着她,但实际上是经常跟着爷爷奶奶一起住的,直到两位老人双双去世,阿光才真正意义上跟她在一起住。

    那时候的阿光已经是十四五岁的男孩了,叛逆期正当时,根本也没有耐心去听陈怡玢的教导,再说他从小到大受到爷爷奶奶的教育里,对于姆妈也不是那么看重。

    爷爷奶奶虽然没有刻意说陈怡玢的坏话,但是小孩子是十分敏感的能感受到大人的情绪的,所以他下意识的对陈怡玢不是那么贴心的亲近,这也就是在很多年以后,阿光还会想着一些陆云鹤的事情,尽管陆云鹤其实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也许全部加一起都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但是因为爷爷奶奶的美化,就觉得好像挺近的。其实陆云鹤有限的生命力,读书和泡妞实在是占据了大量的时间。

    陆母看着这才没多一会儿,自己养大的乖孙就对陈怡玢这么亲热,看到阿光贴在陈怡玢身边要求她给他讲故事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酸了,可是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

    陈怡玢看他竟然从来没有听到这些故事,说:“之前我给阿光寄过这些故事书啊,我还特意花时间给翻译成了中文,你们难道没有收到么?”

    这个年代,像《安徒生童话》和《格林童话》这样的西方儿童读物已经有人翻译到华夏来了,但是并没有通篇全部翻译,实在是故事太多,陈怡玢去年作为给阿欢的生日礼物,还特意给他翻译了十篇故事寄回来,同时还配上了一本原文书,她翻译的时候还受到了黄薇甜的帮助,黄薇甜还在其中一篇文章下面特意写着是甜甜姨送给阿光的礼物。

    此刻听到陈怡玢问这些东西,陆母面上露出尴尬的表情,还没想到解释的话,二哥就说:“去年是我亲自给送过来的啊。”言下之意是陆家不可能没收到,他看向了陆老爷,陆老爷也特别尴尬。陆老爷平常不仅有生意要忙,同时他在外面也有外室,哪里会注意什么生日礼物是一本翻译稿童话书这种事?

    陆母说:“因为那些太珍贵了,怕他人小给弄坏了,所以给专门收起来了。”

    陈怡玢上辈子就知道陆老太太对她的一点心思,上辈子她是做得十分到位,连跟陆云鹤离婚之后都对他们毕恭毕敬,实打实的当了一辈子的儿媳妇,但是这辈子她不会了,她仍然当他们是长辈,但是再也不是毕恭毕敬的当公婆了,因为她跟陆云鹤离婚之后就是两个陌路人了,她没必要再做出牺牲到那一份了,上辈子的她没有勇气反抗,这辈子的她靠自己,不想让自己活得那么累。

    陈怡玢带着笑,说:“不碍的,是给阿光的礼物,稿子我还留了存稿,特意求人做成的书册,就是怕损坏。”

    陆老太太说:“那我赶紧给阿光拿出来。”

    陈怡玢又说:“那我去年给阿光买的羊绒呢的大衣呢,今年穿有没有小?”

    陆老太太:“那个太珍贵了,怕阿光平常爬上爬下给弄脏了,不舍得穿。”

    陈怡玢仍是笑:“以前我在的时候,您可是跟我说,这物件儿啊甭管多贵,只有用上了才算是用上了,搁着放就是落灰的。”

    陆老太太面皮一下挂不住了,觉得这个陈嘉和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了?

    陈怡玢和二哥都看明白了,陈怡玢这么多年给阿光买的东西,兴许陆老太太一件都没有用到阿光身上,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说陈怡玢的坏话?

    二哥说:“竟不知道,陆家还这么节俭,真是失敬啊。”一句话说得陆老爷脸皮都发涨了,他忍着脾气尽量让自己态度平和,对陆老太太说:“别放着落灰了,该用起来还是得用起来的。”

    老太太心里恨,应了两声,赶紧指挥身边的佣人拿来童话书和衣服,佣人还回问一句:“夫人你将书放哪了?”老太太脸皮涨红,嘟囔一句:“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陆家真是白养你这么多年白吃白喝了。”

    陈怡玢一听她这话就知道陆老太太这是话里有话,白吃白喝难道不是说她么?但她仍是带着笑将陆老太太叫住,说:“那麻烦伯母将我这么多年送给阿光的礼物都找一找吧?”

    陆母挑眉,瞪了陈怡玢一眼,二哥在旁边说:“是我这几年失职啊,虽然经常来看阿光,但是没想到这些细节的事,娘舅娘舅,我没有做到位啊!”

    陆老爷忙道:“她一个妇道人家,年纪大了不懂事,嘉和,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你姆妈……你伯母不懂事,你别生她气。”

    陈怡玢仍是细声细语:“怎么会呢,我素来是知道伯母的脾气的,只是我想问一句,既然我的东西近不到阿光的身边,那么陆家又是怎么教育阿光的呢?”

    陆老爷一愣,看向陆老太太,陆老太太道:“我像教育志杰一样教育阿光。”

    陈怡玢接了一句:“然后又教育出一个好好的大学不读非因为追求女孩子抛弃妻子,甚至连学业都耽误的人么?”

    陆老太太气得,要不是陆老爷在场,估计都能甩脸子给他俩,她说:“志杰是我们没有教育好,但是对阿光我是十分细心的。”

    陈怡玢只说:“我知道伯母心细,只是将来我若是知道您和陆家在阿光面前捏造我的不是,别怪我将志杰的事公布出去。”

    二哥立刻将话也跟上:“我希望虽然我们两家做不成亲家了,但是不要做成仇人,有阿光这个纽带,我们还是可以和平相处,作为朋友也好,作为晚辈也好,您二位是阿光的爷爷奶奶,我们是他的亲生母亲和娘舅,世上再没有比我们跟他更亲近的亲人了,希望你们不要在我们之间起隔阂,我们陈家一再退让,但不是说就怕了什么!”

    陆老太太一阵气结,虽然知道二哥说的事真话,但是她就是气不过,陆老爷赶紧发话:“那不会的,就像久诚所说的,我们虽然不再是亲家了,但是我心里仍旧视嘉和为亲生女儿一样,你伯母年纪大糊涂了,我会好好跟她说的。”

    陈怡玢说:“您跟伯母谈,这种事是您二老的事情,既然这样,为确保公平,我也会派来一位奶嬷和佣人过来一起照顾阿光。”

    陆老太太当然不乐意,但是陆老爷立刻就答应:“能有陈家派人来,那当然是很好了。”

    陈怡玢点点头,又从带来的一堆礼物之中掏出吃食递给阿光,阿光刚才看到大人们在说话,虽然他们都带着笑,但是敏感的感觉到他们不是那么的好,他虽然调皮但也知道轻重,在刚才的气氛里没敢说话,等陈怡玢问他要不要吃巧克力,他先看了一眼陆老太太,这一眼让陆老太太心里顺了很多。

    阿光接过巧克力,吃了一块说:“这个我吃过的,前两天在学堂里一位同学送过我一块的,跟那个是一个味儿。”

    陈怡玢道:“我之前每年都给你寄了很多的。”

    阿光很着急:“那些都哪去了?”

    陈怡玢说:“是奶奶怕你糟蹋了好东西,替你收起来了,想等着阿光以后有高兴的事再拿出来给你。”

    阿光奶声奶气的问:“什么高兴的事?”

    陈怡玢说:“像在学堂里被老师夸奖了,考试成绩变好了,还有就是像见到姆妈了,这么高兴的事。”

    阿光抱着巧克力又吃了一块,说:“嗯,见到姆妈我很高兴,应该吃一块。”对阿光而言,巧克力是种神奇的食物,刚开始吃是有点苦的,但是随后那种甜甜而细腻的感觉让他觉得特别神奇,当时给他巧克力的徐正台那种仰头晃脑的得意劲儿,让阿光特别不服气,回家向陆老太太要,可是陆老太太这种老式女人,连什么是巧克力都不知道。

    不过陈怡玢也不敢给他多吃,毕竟阿光这一嘴小黑牙真是让人堪忧,幸亏是在换牙期,换掉这一批以后可得仔细保护了,阿光上辈子第二次长牙的时候也没管住吃糖,所以一口牙也是不太好,得亏后来医学发展快,给他治疗好了,否则也够他疼的了。

    阿光不乐意,好不容易能吃到这么一大块,陈怡玢又哄他再有高兴的事才可以吃,阿光掰着手指说:“我天天都高兴!”逗得陈怡玢直笑,真是没发现阿光还有这么逗趣的时候,胖嘟嘟的阿光特别招她喜欢。

    下午阿光在兴奋之中睡了午觉,还拉着她说:“你别走……”听得陈怡玢心里既暖又酸的。

    等到了客厅见到陆老爷就说:“我想带走阿光。”

    陆老太太就不干,第一反对了。

    陈怡玢只说:“在平城,我能给阿光最好的教育,在砭石你们能给他什么好的资源和教育?你们能找到什么好老师?那些老学究还是假洋学生?”

    陆老太太不甘心的道:“还有志杰,志杰能教他!”

    陈怡玢慢声细语道:“恐怕志杰仍旧帮不上阿光,志杰正在热火朝天的追女孩子呢,天天在报纸上登他充满着热情的诗歌,阿光他恐怕是不会过问的。”一句话将老太太又顶得哑口无言。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老而为贼相邻的书:古代宠妻日记 重生灵耳之千金商女 手套(gl) [综]福寿仙 暖过情迁 正道 [封神]精分道侣萌萌哒 璃妃绮梦 网游炼药师 大荒伐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