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064章

【书名: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064章 作者:老衲吃素

重生之老而为贼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陈怡玢一直在考虑怎么帮助项大夫,忽然给一大笔钱也许能让项大夫一时富裕,但是之后呢?而且今后战争不断,她也不能保证就一直能支持项大夫富贵,与其这样不如为他做其他发展的打算。没想到过几天这个机会就来了。

    当时国内各军阀派系混战,导致江南大量难民向平城涌来,平城主城之外聚集着大量的难民,这些难民有强健和聪明的尚且能在平城里找到一些低等工作,领一份微薄的薪水,勉强糊口。

    而那些妇女和老弱之流就更惨了,没有工作能力的老弱病人往往只能躺在棚户区漏风的破屋顶之下饱受饥饿和寒冷,慢慢死去。那些妇女大多在找不到工作之后会去各种高低档的妓-院里,成为烟花女子。

    这时候张少白和周永成等平城大亨组成了灾民救济会,周永成任会长,张少白担任副会长。他们组织了一次登台表演筹集灾款活动,众多当时戏剧界的名角来免费义演,然而这场表演真正让人感兴趣的还是张少白和周永成这两位大亨的登台表演,他俩都是老戏票,也都没有登台过,但是演出当天各方送来的花篮从戏院门口一直排到了街边,四百多个花篮显示出了这两位大亨在平城的能量。当场的场景,不仅一票难求,更是连站票都卖光了,观众十分捧场。

    李少雍和黄薇甜因为王绶云和张少白的关系得到了戏票,王绶云还给了陈怡玢一张,结果晚上吃饭的时候,隔壁的薛太太又派人送来一张,说是请陈小姐去听戏,这下陈怡玢更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多出来的一张票陈怡玢特意给姆妈送去,等到开戏那天让人开车去接姆妈,她们几个女人一起坐成了一排。

    姆妈对于能看戏特别开心,她也是听过这张少白和周永成的名声的,但她不认识薛仁爱这位周永成的前妻,还跟陈怡玢说:“这位周大亨真是够糊涂的,好好的正室老婆不要了,跟一个戏子搞在了一起,这后讨的小老婆怎么能比得上一起吃过苦的大老婆跟他一条心?”

    陈怡玢余光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薛仁爱,只见薛仁爱脸上平静,没等陈怡玢说什么呢,她就接了一句:“是啊,太糊涂,不过男人啊,到底难过美人关。”

    姆妈叹了口气,可能是想到了陈怡玢和陆云鹤的婚姻,又得知了陆云鹤新近成了亲,心里更是着急,想着老二那边怎么还没有才俊给嘉和介绍介绍呢?

    嘴上说道:“唉,这做女人太难了。”又说了一句:“可怜他那位前妻,听说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美人,可惜遇人不淑啊。”

    陈怡玢对薛仁爱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意思是您老人家别太计较,姆妈不是故意的……结果薛仁爱倒笑了,说:“是,当年是她狗屎糊了眼睛啊。”也是叹了一口气,又说:“不过也都过去了。”

    姆妈这时还没有听说来什么,说:“这么大的年纪,也不知道她离婚之后会过什么样的生活,真是可怜啊。”

    薛仁爱倒是对姆妈这样絮絮叨叨不谙世事的老妇人还是觉得颇为亲切,她以前接触过的女人中,大部分都有许多心眼的,那些想爬进周家大门的小妇不算,她需要交际的女人里,大家闺秀出身的夫人对她的出身和周永成的身份不屑,外国巡捕的夫人们,她们语言交流又有点费劲,而周永成那帮兄弟的媳妇倒是常陪着她逗笑,但是她们跟她的那种距离感是抹不掉的。

    所以此刻她以现在这样一个简单纯粹的失婚妇人的身份认识的朋友倒也干脆利落了许多,听着姆妈在旁边絮叨,她反倒觉得亲切,而且俩人年纪相当又都爱听戏,聊起来还颇有共同语言,因为本质上来说,薛仁爱也是没有什么知识文化的,这些年能为周永成出谋划策也在于她本人的机智果敢,虽然富贵之后倒是心血来潮学习过认字,但也仅限于此了。

    薛仁爱今天本是不想来的,毕竟才刚跟周永成离婚没有多久,当时搬离周公馆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应该会孤老了却残生的,但是这段时间以来,阿光他们三个娃娃经常童言童语的玩闹和亲近,让她觉得心境平和了许多,毕竟这些年有多少的感情也都被周永成不断睡了的女人们给打散了,她所维持的不过是一点脸面而已了,可是周永成却连最后的体面也不给她了,那就是一拍两散。

    她心里也是不甘心,可是再不甘心能怎样呢?生活还要继续,当年她在妓-院里伺候人的时候她都没有对生活绝望,到了这个时候,她又有什么绝望的呢?生活总是有起有落,谁也说不好被哪个跌落给摔倒了,能爬起来的才能活得更好。

    张少白亲自来送票的时候还跟薛仁爱说:“希望您能赏脸,这也是周大哥的意思,希望您不要记恨他,他也希望您能好好生活。”

    薛仁爱想了想,还是决定答应出席,所以今天出席的时候她还特意穿了一身深蓝色的旗袍,保养得宜的她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保持得很好,穿上旗袍从背后来看,仍旧是腰肢如细柳,她说话柔声细语,自有一种江南女子的吴侬软语的调子,很是让人觉得舒服。

    她跟姆妈虽然才见面没多一会儿,但是俩人已经唠得很热乎了,尤其是知道姆妈也信佛,并且还爱去佛堂和庙会拜一拜什么的,俩人更是谈得十分热络了,完全把陈怡玢和黄薇甜给撇一边了。

    黄薇甜还在旁边小声说:“这是天真就会happy吗?”像薛仁爱这种级别的大亨前正室大老婆,拿出交际本领来跟人聊天,姆妈这种水平的妇人根本不是对手,没多久就恨不得拿薛仁爱当闺蜜了,还让陈怡玢管薛仁爱叫薛阿姨。

    没多一会儿,戏开始了。先开演的三场戏都是名角出演,像晓秋月这种新近在平城大红大紫的腕儿都只能在里面演个配戏的角色,更别提那些挑起一台戏的名角会是多大的腕儿了,那都是从望京那边专程给张少白捧场的。

    张少白这人虽然是黑道里的人物,但是交友面特别广,平日里挥金如土,还颇有一些乐善好施的。他也是一位颇为矛盾的人,陈怡玢上辈子跟他也不太熟悉,从报纸和别人口中听说而来,这位未来影响平城三十年的大亨一方面将烟土卖到了整个东南亚,另一方面却颇为爱国,像这次赈灾活动其实真正的组织者是张少白,而不是担任会长的周永成。

    陈怡玢不会看戏的也跟着看着台上的戏,好不容易等到了第四场戏,挑戏的是平城来的名角,张少白和周永成在戏里演两个配戏的武生,但是他俩一上场就赢得了如雷的掌声。

    结果张少白一张嘴,陈怡玢就想笑,上辈子就听说张少白爱唱戏,但是一口方言腔没人能听得懂,下面的老百姓起哄大笑,有的还是喝彩,有的却在那里喝倒彩,虽然不像那些名角大碗那样一致热烈鼓掌,但是场面十分的热闹,张少白是给人家大腕儿配戏,结果却是生生抢了人家的风头。

    可是张少白是十分享受的,中场结束的时候,还下去又换了一套戏服,他这新戏服衣饰华丽,尤其是那头盔简直是闪闪发光,离老远都能看到头盔在灯光之下反射的光辉,陈怡玢觉得那个头盔好像是水钻镶嵌的,不过看到张少白戴上头盔登台之后,整个人就更僵硬了,旁边的黄薇甜忍不住笑着跟陈怡玢说:“那水钻的头盔死沉死沉的,难为张老板的脖子了啊。”

    整场戏,观众一直在笑声和起哄声之中度过,张少白中场休息的时候,他的手下和兄弟还说要去抓那些不长眼的喝倒彩的观众,张少白反倒说:“看戏就是要这样热闹才好啊。”还是颇为豁达的。

    看戏是这些老百姓的事,之后在杜公馆举行的捐款晚会才是重头戏,来的嘉宾或多或少都掏出一些钱,陈怡玢和黄薇甜俩人拿出了‘蝶恋花’开业几个月以来的大部分利润,捐了五万块大洋,陈怡玢和黄薇甜还一起站在台前发言说:“‘蝶恋花’开业以来盈利所得全部捐献出来,另外‘蝶恋花’服装公司还免费为灾民准备了一千套棉衣,希望能为灾民做出一些贡献就是我们‘蝶恋花’的期望了。”

    俩人发言句句不离‘蝶恋花’,也算是给服装店树立一个好名声了,张少白当场就说:“两位女老板心怀大义啊,以后我张府所有人的服装都从贵店订购!”

    陈怡玢事后还以个人名义捐了五万块大洋,张少白这才真的高看她一眼,说:“妹子,哥哥说话直,你这别是把嫁妆本儿都拿出来了吧?”陈怡玢跟陆云鹤那档子事儿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大部分也都知道。

    平城人都认为任职于中枢银行的陈嘉兴是有钱的,陈怡玢回国以来也不过是开了个服装店而已,在这些大腕儿眼里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根本没有想到陈怡玢的实力。

    陈怡玢听张少白这么说,倒觉得亲近了几分,说:“嫁妆本儿没了再挣就是,大不了不嫁了,自己还是能养活自己的,可是灾民比我更需要这部分钱。”

    张少白听了哈哈大笑,说:“你这脾气到真是陈嘉兴的妹妹,好,我收下你这捐款,以后在平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跟我吱声。”

    陈怡玢笑道:“您这句话比五万块大洋都值钱呐!”听得张少白十分熨帖,他忽然想到自己一直想插足金融界,却苦于没有门路,那些金融大亨都傲气得很,怎么会跟他这种那些人眼里的下九流人物成为朋友,更别提共事帮忙了。

    想到这里,张少白的脑子里忽然觉得,若是能成为陈嘉兴的妹夫的话,那就是陈嘉兴的家里人了,岂不是……再说陈家又不是只有陈嘉兴一个人物,老大陈嘉国也是政界里的人物,娶了他们唯一的亲妹妹陈怡玢的好处简直是多多啊!

    不过他已经有三房太太了,陈怡玢这样的身份怎么会给他当第四房太太呢?就算她是嫁过一次的妇人,可是她是留过洋的女学生,本人又颇有才华,不仅能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又能自己开公司,又岂会看上他这种没有读过书的大老粗?

    张少白心里遗憾,面上也没表露出来,只是对陈怡玢更是热情了那么一点,心里想着就算现在没有机会也不代表他不可以用男性魅力征服她,而且多一条线总是多一个出路,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

    第二天,张少白就去‘蝶恋花’又定了五千件棉服,陈怡玢接待的他,说:“既然之前捐献的一千件颇有用途,那我再捐五千件更好了!”

    张少白却阻止了她,说:“我来找你可不是想让你再捐,只是看你那一千件棉服做得精细,想着沾沾你们‘蝶恋花’的光而已,秋天虽然对我而言是穿一件单衣,但是对没有御寒衣物的灾民而言,深夜都就是难熬的。”也许是想到了他早年的穷困经历,说了后面那么几句话。

    陈怡玢手里也确实没有太多可以随意支配的流动现金了,所以也没有再坚持,以成本价格接了这五千件棉衣的生意。陈怡玢这时候想到了灾民的医疗和吃药问题,顺嘴问了一句,张少白正愁没有机会跟她多聊几句,这下特意多说了一些。

    陈怡玢想到了项大夫,便向张少白推荐了人,张少白想着反正他会请很多大夫一起去义诊,多一个人也无所谓,再说陈怡玢这人看起来还是颇为正派的,太差的人她也不会提。这点看人的水准他张少白还是有的,见人说话三分透,张少白能从地痞流氓混到平城第一把交椅绝对不是乐善好施就能做到的。

    陈怡玢下午就坐车去诊所去找项大夫,结果被告之他在一所小型的西医院里挂职了,下午去帮忙了,陈怡玢又驱车去医院里,结果看到了项大夫在急诊室里为人包扎,陈怡玢看到他麻利的手法,想到项大夫上辈子在跌打损伤方面也是颇为利索的,原来年轻的时候在这里工作过。

    项大夫一眼就认出了那天给他几块大洋的女患者,看到陈怡玢第二次找来还以为她是来号脉的,还特意将陈怡玢领到了他临时的诊室里,说:“你上次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你身体在几年前小产过,颇有点亏空,要吃点药调节一下,日常注意休息和吃食。”

    又给陈怡玢号了脉,跟她说最近她的状态看起来倒还不错,要坚持吃药和注意日常休息,陈怡玢也都一一应了,过了一会儿,她才说出自己的主题,说道:“张少白组织的灾民救济会将会招一批大夫到城外去给灾民义诊,一切费用都由灾民救济会来承担,届时应该会得到一笔费用的。”

    听陈怡玢这么说,项大夫眼前一亮,说道:“不过我这种无名大夫想必是没有资格的,也就不去操那个心了。”

    陈怡玢说:“那倒不必你去操心这个,今天张先生来我店里订灾民的棉衣,还询问我有没有相熟的大夫推荐,我想到您的医术,就向他推荐了您,张先生说你到时候到张公馆里报道一下就行了。”

    项大夫一听,高兴地说:“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啊!”

    陈怡玢只说:“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

    项大夫心里暗自打量陈怡玢,看到她穿着时髦名贵,一看就是那种富贵人家的女郎,并且本人也是身材高挑,相貌妍丽,根本不像是看中了他这个已婚男人的样子。也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项大夫将这点绮丽的想法给否定了下去,只觉得自己真的是撞上了好人,好运气!

    陈怡玢看到他这么高兴,也觉得真的是帮助了他,心里也感觉好受了许多,想到上辈子中年后俩人的相扶,心里也是盼着他这辈子过上幸福的日子的。

    从项大夫的诊室出来是一条长走廊,陈怡玢正路过一间诊室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声音说:“蕊蕊啊,你要想好啊,这可是一个孩子啊,你怎么不跟随庆商量商量就打掉呢?”

    陈怡玢一愣,到底还是好奇心驱使放轻了脚步停下,只听见杨苒苒说:“我好不容易才和他离婚,怎么还会跟他说我怀了他的孩子?若是他知道我怀了他的孩子,他一定会想要复婚的!他一直想要一个孩子的!”

    另一人大概是杨苒苒的母亲,她在劝杨苒苒跟王绶云复婚,并且细数王绶云的好处,青年才俊、品行良好、才华横溢、前途无量等等,但是杨苒苒只说了一句:“我跟他连躺在床上我都觉得受不了,让我怎么跟他在一起?”

    杨母果然不再说了,沉默了一下,小声的说:“那,难道不会是邵兴的么……”

    杨苒苒仿佛是有点尴尬,过了一会儿才说:“那时我跟邵兴并没有的,只是到后来的时候才在一起过。”

    杨母叹了一口气,俩人再说什么陈怡玢就没有再听了。

    从医院里出来,陈怡玢想到王绶云,这种他和杨苒苒的私事她是无意参合的,可是想起王绶云看阿光他们三个娃的时候那温暖的眼神,尤其他曾经在看着珊珊的时候跟她说过:“我其实很喜欢女孩子,女孩子是父亲的贴心乖女儿,我一直希望将来能有个女儿,我会牵着她的手去玩,可惜啊,杨苒苒那时候不想要孩子。”王绶云很少提到杨苒苒的,之后就没有再说了。

    陈怡玢到底还是让司机将车开到了王绶云的办公大院,军部范围内守备森严,通过层层通传才将电话转到里面的王绶云那里,陈怡玢说:“随庆,是我,嘉和,我想跟你说一件事,刚才我在医院里看到了杨苒苒在堕胎,她说那个孩子是你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老而为贼相邻的书:古代宠妻日记 重生灵耳之千金商女 手套(gl) [综]福寿仙 暖过情迁 正道 [封神]精分道侣萌萌哒 璃妃绮梦 网游炼药师 大荒伐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