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三十二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三十二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娘娘是太高兴了,才有些失态。”傅辰接着这话说下去。

    “对,许是我看岔眼,大约是午膳时吃着什么不适了。”墨画赶忙改口,“你先进去看看,为娘娘说些趣事吧!”

    傅辰想到自从他来到福熙宫,就没见德妃侍寝过。

    她和其他一些妃子都算晋成帝还是皇子时的府邸“老人”,有什么新鲜劲儿也都过去了,侍寝的次数是非常少的,宫里总有新人进来,皇帝也从没闲着,对像德妃这样能协助皇后管理宫务的女子多了些宽容和喜爱,就是过来也常常是闲话家常,聊聊三皇子。

    傅辰被墨画带到偏殿,隐约听到里边哗啦啦的水声,有些尴尬,“娘娘正在沐浴?”

    每一位被翻牌子的妃子都需要沐浴更衣,等待皇帝的临幸,德妃自然也不例外。

    “是啊,娘娘还从没沐浴的时候不要咱们伺候。”墨画叹了一口气,见傅辰还在门口踌躇着面色纠结,想了想大约猜测到什么,笑了笑,“快进去吧,太监又不是男人,难不成你还怕什么男女有别吗?别忘了你都没那东西了,得了娘娘的眼合该更尽心伺候着才是。”傅辰一听这话,低头掩住脸上更多的古怪。

    “墨画姑娘说的是,奴才从没伺候过娘娘沐浴,就怕自个儿手生。”

    到了夏天,德妃几乎是每日沐浴的。从堰朝到现在,古人都有三日濯发,五日洒身的习俗,这才出现了每五日放一天假,也叫休沐,这天皇上和官员都是不早朝的。到了后宫,女子爱洁,沐浴的次数就更多了。

    “不碍事,你来那么些天难道不知道咱们娘娘的脾气,怎会随意治罪。”墨画掩嘴而笑。

    正是因为宫里每年都有验茬,再加上内务府对太监宫女的管理,才能确保每一个太监都能被主子们放心差遣。在所有人眼里,太监与宫女并没什么差别,只是大部分后妃对宫女用得更顺手,所以每个宫殿的太监几乎都是挤破了脑袋希望得到主子的赏识,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还没说完,里边就传来德妃的声音,显然是听到了他们外边的谈话,“傅辰吗,进来吧。”

    墨画做了个口型,催促道:“快去!”

    傅辰看着墨画离开,才进了门。

    将门掩上,慢慢走向内室,淡淡的水雾从屏风后飘了出来,散发着玫瑰的香气。

    “给我捏捏肩。”

    傅辰从容越过屏风,目不斜视。

    屏风内,就是沐浴的地方。女子在浴桶内,水面上方漂浮着嫣红的花瓣,衬得她肤如凝脂。

    傅辰不轻不重地力道落在她肩膀上,偏低的体温从指间传递到肌肤表层,在温水的滋润下,让触感更深刻。

    “你的目的达到了,开心吗?”德妃双手捧着花瓣,看着水流从指缝中流失。

    “君凝,对你来说,现在的地位根本不需要帝王的临幸,我又何须多此一举。”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也一直与她各取所需,但却没想过用这种手段。这个女子考虑得太多,想得太多,在后宫那么十几年已经把她的天真消磨殆尽,导致无论什么事她都会想得深。从之前的对话中就能看出,她或许以为,他为她美容是为了让帝王更为喜爱,让她放过他的伎俩。

    “我喜欢看你变美,这样不好吗?”

    晋成帝能再次临幸德妃,傅辰知道多少和他脱不开关系,他的确让德妃更容光焕发,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

    傅辰的话太过诚恳,让穆君凝像是被点燃了心中某个易燃的点,她猛然从水中站了起来,不顾自己裸.露的身体,“从我被抬到皇子府,成为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时,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金丝笼,我等了一年又一年,直到安麟出生长大后我也死心了。你知道吗,每次他碰我,我都要逼着自己笑,逼着自己‘爱’他,这后宫哪个女人,能不‘爱’他,无论真……还是假,真作假时假亦真,我已经习惯这生活了,我觉得这样的自己,活着和死了没区别。”

    她眼角滚落一滴泪,沿着颧骨到下巴,掉落在水面上,颤抖着手捂住脸。

    傅辰眼中没有丝毫欲念,将人轻轻拥在怀里,对他来说这个拥抱只是给这个坚强又脆弱的女人的,并非男女之间的情爱。

    “也许在几百或者几千年后,这世上能出现一个朝代,它没有君主制度,没有皇帝,那里男女平等,那里一夫一妻,每个女子都能要求她的男人从一而终。”

    傅辰描绘的世界太过美好,这是她所无法想象的,“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世界。”

    有的,那样的世界真实存在着。

    两人静静相拥,无关情爱,只是两个同样孤独的灵魂。

    “你就把他当做活塞,来伺候你的,只是个让你舒服的道具而已。”他轻轻拍着她的背,继续用猪苓在她肩上涂抹,这猪苓中含有珍贵香料,让妃子们在沐浴后能散发自然香气。

    “噗,你啊,也只有你能说这种话,这可是大不敬。”哪有妃子把皇帝当活塞的,但她却出奇的喜欢这形容。

    “为你大不敬,也是值得的。”傅辰说着讨巧话,却不显谄媚。

    她回望面前人俊秀的脸,“你若真是个男人,就好了。”

    她以为她早已习惯了,侍寝这样的事都过了十几年了。

    她捂着微微跳动的心脏,这只是一场游戏,游戏罢了。

    戏结束,是要散场的。

    .

    皇帝是用了晚膳后过来的,刚进屋子就看到巧笑倩兮的德妃穿着一套嫩粉宫装,外边套着件半透的粉色薄纱,那细腰不盈一握,容貌就好似二八少女,在烛光的映照下美得令人心动。

    老树开花,他以前过来怎么只用饭,想着德妃是个体己的人,为人大气公正,将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从不争风吃醋,这也是他相当欣赏这个女子的地方,却没注意到德妃的风韵犹存,比那些十来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有味多了。

    自从这次秀女进宫,前前后后已经发生了不少事,让晋成帝格外闹心,今日更是出了两女子争执而落水的糟事,晋成帝本来也很享受这些女子为抢夺他的注意力花样百出,只是什么事都要有个度,过了就显得不懂事,惹人厌烦了。

    “果然还是你这里清静。”晋成帝赞赏道。

    德妃此时看上去有着少女的娇羞,少妇的成熟韵味,犹如一颗鲜美的果实。

    皇帝快步走上前,阻止了美人的行礼,“爱妃,不必多礼。”

    “谢皇上。”德妃低垂着眼,看上去娇美非常,让皇帝更为开怀。

    “都下去吧。”皇帝大手一挥,忽然在一群太监宫女中看到了傅辰。“傅辰。”

    给皇帝剃须的次数多了,皇帝已经叫得出傅辰的名字了,因为对这个小太监的好印象,晋成帝倒也愿意多说几句,态度算是和蔼的。

    “奴才在。”其他人都悄声退了下去,傅辰跪地回应。

    “国师给了朕一封飞鸽传书,你可知里面写了什么?”

    “奴才不知。”

    “朕料想你也想不到,国师说既然龟龄集的配方是你提的,你合该你去当这药人试试药效。”

    药人!

    德妃脸色一变,她怎会不知药人是做什么的,那是随时会死人的活计,甚至太医院还有做了药人后因为吃下去的药而全身溃烂而死,犹如怪物的。

    德妃将薄纱稍稍一褪,轻轻一个旋转,双手环住晋成帝,“皇上,您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太监现在是臣妾的人,正用着顺手,您要真把他要走,臣妾可不依。”

    美人投怀送抱,那眉眼抛得皇帝骨头都酥了,“朕自然知道,药人谁做还不是一样,已经让人准备了几个,过些日子就送去观星楼。不就是吓吓这小太监,没想到把我的爱妃给吓到了,是朕考虑不周。”

    晋成帝有些心猿意马,这会儿也没心情和傅辰说话了,恨不得把德妃揉进自己怀里,对傅辰不耐烦地挥手,“退下吧,既然国师那么说了,朕赐予你观星楼的进出令牌,协助国师研制仙丹,可明白?”

    “奴才谢主隆恩,谢德妃娘娘。”

    傅辰离开前,看着娇笑着缠着帝王的德妃,停留了一会,才走出门。

    带上门后,看到脚边喵喵直叫的汤圆,这只毛球蹭着傅辰的裤腿,格外娇气。

    傅辰微微一笑,真是什么人养什么动物。

    将肉嘟嘟的小东西抱进怀里,“还认得回宫的路,没走丢。”

    摸着汤圆暖融融的毛,傅辰的心绪渐渐平复。

    他与国师并无仇怨,为何会特意选他当药人,傅辰仔细回忆着与国师的两次见面,第一次只是匆匆而过,第二次国师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他的脸有什么不同?

    傅辰带着汤圆,到了自己的屋子,喊上墨画、泰明等人,为汤圆剪毛。

    夏天到了,娇气的猫最是怕热。

    满屋子都是喵喵喵的叫声,汤圆不愿剪毛,挣扎不休。

    引得众人哈哈大笑,宫人间不知不觉亲近了些。

    ——晋.江.独.家——

    当日晚上,那姚小光匆匆到福熙宫门外通报要见傅辰。

    傅辰想着应该是白天救人的事,那事后两位妃子都有太医前往诊治,皇后娘娘也是下了令让她们抄写女戒百遍,闭门思过。

    但这事并不算完全结束,姚小光对着傅辰下跪,“傅哥,求你救救我,芳答应说小的亵渎了她,要把小的送去棣刑处!小的这都是听您的安排啊!”

    芳答应就算位份再低,那也是有权利处置一个奴才的。

    说的是人工呼吸,按压胸口的事。

    傅辰不能因为见死不救而被事后追责,但也同样不能让自己以身犯险,自然就找了他人代替。

    对他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