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七十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七十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我让你们抓到的那几个人呢?”

    诡子犹豫片刻,“属下一时疏忽,他们……咬碎了口中毒.药。”

    邵华池一时间阴云密布,都死了!对他们背后之人,倒是忠心耿耿。

    至此,好似线索已经完全断了,想到这群人对傅辰的动作,邵华池就想将之尽数斩落。

    “时间、方向。”傅辰道,他与邵华池说话期间,便一直注意外面动静,等待诡子等人传来最新消息。

    这就像下棋,你走一步,我才能在得到更多信息情况下做出下一步判断,急不来。傅辰预估可能出现的路线,却不一定会出现,而且不亲眼看到沈骁落网,这颗心就不会真正落下。

    傅辰先于邵华池问,这是不合规矩的,在邵华池再三表明自己的态度后,傅辰进一步对他进行试探,上司与属下有时也是博弈,从细微处做出合理判断,从而摆准自己的地位,职场亦是如此。

    诡子等人对傅辰的问话,并没有回答,等待邵华池的指示。

    “将来无论他问什么,都比作我对待。”

    护卫们暗惊邵华池对傅辰的信任以及重视,定下心神报告,“今夜棣刑处重兵把守,皇上派了人严加把守,吾等并未靠近,只在附近观察,戌时一过棣刑处就有狱吏说有人逃狱,待追回那逃犯,才发现看押沈骁的牢房中空无一人,人失踪了,我们在外并未察觉到任何人离开。”

    也因这事,皇宫闹得人心惶惶,都说作妖了,他们甚至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传言,说皇上这是冤枉忠良,老天爷看不过去了才将沈大人给救走,引得晋成帝勃然大怒。

    好你个沈骁,就是被押下了还能作妖,晋成帝气得将一桌卷案扫罗于地,让鄂洪峰待人彻底盘查。

    “好端端的人怎会失踪!”邵华池不信神佛,什么魍魉鬼怪只是作妖罢了,老天爷救走?若这世上真有老天爷,怎的不见来救他,见傅辰沉默,邵华池蹙眉,“你也认为他是被神明救走?

    “以圣上的为人若是知道沈骁之事,更可能大事化了,并不会宣扬开,那么是谁散播了这件事?”傅辰轻声说。

    沈骁入狱的时间那么短暂,远远不足以让这件事传播开,既然现在闹得人尽皆知,对谁最有利,那么十有八.九就是谁传播的。

    邵华池停顿些许,“是他们自己?”

    而且明显知道沈骁入狱的人们,并不清楚具体原因,一方面是皇帝从中遏制,一方面是沈骁等人刻意为之。

    傅辰又问了一些细节,在脑海中形成棣刑处的地形、摆设、结构,再结合这个时间点的防守力量,就算沈骁手眼通天,也是逃不出的,那么就不是逃,而是……

    “殿下大才,散播这件事的人应该是沈骁极其党羽,正是抓准了圣上不愿将事实公开之故。”当然不想公开,这不仅对公主名誉有损,更是皇家丑闻,皇帝不说,其他人就会揣测原因,这对沈骁而言极为有利,“而后他们放走一部分犯人,趁防守薄弱之际逃跑,沈骁不可能凭空消失,在他的牢房无人之时,沈骁还在,他混入了……士兵中。”

    傅辰凝眉,薄唇浅抿,失踪……多么熟悉的味道,沈骁这是在用他的方法,向他挑衅,也是宣战!

    不仅仅是想绝地反击,他还想为那位蒋臣报仇吧。

    邵华池想到傅辰亦是化身为宫女掩人耳目,沈骁这招正是学了傅辰的,“被抓了毫不慌乱,反而借机布置,还能利用逃跑让父皇哑巴吞黄连,此人善揣摩人心,从小小县令短短几年升到长史,果然值得父皇屡次嘉奖。”

    这时,诡未在外通报,“殿下,皇上急召您入宫。”

    “这时候传口谕!”来得太不是时候,邵华池此时并不想入宫,傅辰的安危并未保障,他一离开,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但皇帝的口谕,无人能抗旨不尊。看向傅辰,“这座宅院我有布置,较为安全,你先修养些时日,你不许出去。宫里的差事和瑾妃那儿我会给你安排,定不会误了你。诡午他们会留下,供你差遣。”

    这座院子原本为了让安忠海安心,有做些许布置,没想到如今派上用,邵华池暗自庆幸。

    “诺。”傅辰应下,忽然想到了什么,喊了一声,“殿下。”

    准备出门的邵华池,心一跳,若无其事地转头,目中暗藏期待,“何事?”

    “远在西北的伤军不日将归朝,陛下会提起,这份差事其他几位殿下如若将之推诿,您可接下。”

    伤军,并非正式划编归朝军队,与正规军走的是两条线路,里头全是伤员和无法再卫国效力的人,皇子们去迎接他们,得不到好处还容易被民众仇恨转移,向来是皇子们逃避的差事。

    邵华池即将一十有五,这年纪还没被分派差事,在这个年纪时三皇子已经做了不少事了。也不知是晋成帝忘了还是嫌这个儿子貌丑丢人,这宠幸恐怕也就像对待宠爱摆件,喜欢了逗上一逗,也就放着看看了。

    既然皇帝不走这一步,那邵华池就需要自己争取。

    怕树大招风反而招来嫉恨?

    现在邵华池可管不了那么多,晋成帝的宠爱能维持多久,要趁着热度还在的时候,争取更多的筹码。

    想要得到什么,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邵华池的期待化作星辰消散,也不知自己原本期待从傅辰口中听到什么,胡乱应下了。

    安抚伤军是件吃力不讨好,处理不好就会引起民众反弹抗议,对名声有碍,无人愿意去领。

    但傅辰既然如此说,邵华池依旧表示认同。

    他虽知道傅辰还未完全投靠自己,但以傅辰为人,至少也是偏向他的,更不会蠢到用这种方式来害自己。

    邵华池离开后,傅辰再次回到书桌,拿起狼毫的手还有些颤,之前与蒋臣搏斗时的伤口还是有些深了,忍痛不吭声,写着皇城七门的守卫力量和对方可能出去的门,从诡子等人带来的消息,在戌时过后的半时辰内,有三处宫门皆有人出入。

    他等的就是这个消息,只有确定对方的大概方向,才能做出规划。

    这三处宫门分别通往长坂坡、义肇区和漓江码头,长坂坡处有安乐之家,安乐之家为国师所有,国师……;义肇区是京城最鱼龙混杂处,三教九流、难民、贫民、集市、贩卖场、拍卖行等;最后的漓江码头是护城河的一条支流最终汇入的地方。

    沈骁,会去哪个方向?

    傅辰不停推演,下笔如神,根本不像受了伤的人,一旁的诡子四人不敢打扰,静静在一旁等候。

    “诡子,你们随我一同去吧。”

    “但殿下吩咐您需养身,不能出去……”

    “我只是个奴才,身子糟,这点小伤不碍事。”

    都快把您的肉给啄通了,这叫小伤?他们对傅辰又有了新的认识。

    见几人不愿从命,傅辰如黑洞般的眼神扫了过来,噙着一抹冷硬的笑意,“殿下也说过你们随我差遣,现下我要你们死,我也是不担心的,你们信不信我有办法让殿下无法怪罪于我?”

    信!当然信。

    诡子等人冷汗划下,傅辰的手段他们也是看到的。诡子等人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傅辰,知道私底下傅辰为邵华池出谋划策,撇开对方是太监这个身份,分明就是嵘宪先生都夸赞的人物,想要不知不觉间给他们罪受太容易。

    “该如何决断在于你们。”

    四人沉默,算是默认了。

    殿下要怪罪,先怪傅辰吧,可不是他们怂恿的,

    傅辰吞服了一颗梁成文留下的补气药丸,苍白的脸色稍作缓解。

    “走。”

    诡子忙拿起桁架上的暗色一裹圆给傅辰披上,“更深露重,傅爷切莫着凉。”

    邵华池不在身边的情况下,他们很明智地选择了听从七皇子两个命令之一,并以傅辰为首的态度鲜明,也是相当看得清形势的,也不是早就被训练如此,还是在跟着邵华池后改变的。

    傅辰拍了拍诡子的肩,径自离开。

    诡子轻声问向身边人人,“傅爷方才是什么意思?”

    “应该是领了您的情,又器重您的意思吧。”

    “傅爷这人,真是难以捉摸。”

    “不然何至于让殿下如此重视。”

    ——晋.江.独.家,唯一正.版——

    几人刚出门,就被衙门的巡使盘查,巡使是维护京城治安的。这也是沈骁逃脱后,圣上做的决断,让巡使不着痕迹的找人。一不想惊动太多人,以免引起民众恐慌和他国怀疑,二是要尽快缉拿沈骁,但这也同样拖慢了傅辰的速度。

    “傅爷,其他几处安排的人我们已经去通知,他们会重点汇集在您现在说的三处地方。”这是刚刚被盘查完,诡子掀开车帘,向傅辰报告。

    “好,先去前方探路。”

    探路的诡未回来,“前方几条岔道也都是人,我们无法进入。”

    “想办法,把人都引到一个主干道上。”

    这时候,需要快速通过。

    前方几个近道,包括街道也都是人,无论他们走哪一条都会耽搁时间。

    忽然,越来越多人汇集到主干道上,就是一些摆摊的,都差点摊子被掀走,人越来越多集合。

    傅辰掀开帘幕,看到在不远处隐藏在人群中,看向这里的夙玉。

    夙玉一眼就看到了这辆由他准备的马车,就近跟随。

    果然看到了掀开帘子一角的公子。

    弯身行礼。

    傅辰颔首,对方的随机应变令他很是欣赏。

    只因过度的美貌,才当个靠美色出卖自身换取情报的,着实哀叹。

    世上没有废物,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所有人眼中的小人物,一样有不可忽视的优点。

    今日街道上格外热闹,有百姓看到人又多了,不明所以,问向旁人,“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不少百姓竖起耳朵听。

    路人兴奋道:“你连这都不知道,听闻潇湘馆那比大家闺秀还文雅,比护城河上的花儿还娇美,比乐师更懂音律的蓝、橙、青三位花魁出来了!那水灵的,就没见过那么美的姑娘啊,她们平日深居简出,很少外出,这回三人一起出来,错过今日还不知要等到何时!”

    听闻潇湘馆中三大头牌与众多馆中娇美的姑娘们也来逛集市游船,惹得诸多公子哥儿们心思活络翻了,四处打探美人们都在何处,也好偶遇一番成就佳话,本来就熙熙攘攘的街道更被堵得水泄不通了。

    傅辰与诡子下了马车,走的是近道,正要窜出巷子,傅辰定睛一看,“停下。”

    这是潇湘馆后门,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正有人从里头出来。

    那人即便做了乔装改扮,如此低调,傅辰的眼力之观察细节,依然认了出来。

    是二皇子邵华阳,在他身边的人是枢密副使,从一品大员。

    二皇子被禁在自己府上,居然还有胆子出来,若是被人发现那可是大罪,抗旨不尊,严重的话丢了性命也未可说,能让他这般冒险出来,是为了什么?

    后头诡子等人正在小声说什么,没一会就向傅辰来报,“夙首席问您是否有别的吩咐,他好早作打算。”

    “让他派人跟着这辆马车,其余武功高强的,随我们一起,太过明显的人还留在原地待命。”傅辰快速下令,太过醒目的自然是指那几位花魁。

    “是。”

    .

    和接应的人汇合后,沈骁一路为掩人耳目,花去了不少时间,待夜色暗沉,躲过两次巡使盘查,才来到漓江码头。

    码头格外安静,下了马车,沈骁被死士扶下马车,“主公是今日到的?”

    “主公提前到达栾京,现下在观星楼。”

    “这里是被临时安排的。”沈骁望着一片黑黢黢的江面,夜色浓稠如墨,无风,无浪,像是隐藏在暴风雨前的平静。

    “是的,主公为助您逃脱,将所有艄公、船主、渔家转移。”死士低头报告,这转移当然不是什么温和的办法,也没时间慢慢安排,这些人全被迷晕带去荒郊,明日醒来也不会记得。

    “主公可有说什么?”

    “让您先行离开,再做打算,不可冲动。”

    冲动?指的是他出宫前对对方的挑衅吗?他当然要挑衅,这被对方愚弄了一晚,蒋臣竟然提前死去的仇恨,他怎能甘心?

    如不是他被晋成帝下狱,定然要手刃此人,将之剥皮断骨。

    相信就是他没出去,拿几名死士也不会死守,定然会接到蒋臣最后的暗示,找到犀雀所停之处,将那人击杀。

    此时沈骁已然认为傅辰早已成为亡魂。

    并不知,那几个死士恰巧被邵华池从中拦下,被迫服毒。他们的确找了傅辰,六人围剿一个毫无武功的人,没有任何人认为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人能够逃脱。

    只要傅辰死了就已去掉这一心腹大患了。

    沈骁长吁了一声,回头看向京城方向,有些感慨,远处灯火通明,这繁盛的京城,许久谋划却前功尽弃,怎能不动容。

    “若非我大意,岂会造成如今局面,竟还要主公费心思助我离开,十年根基毁于一人之手,我难辞其咎……走吧。”

    沈骁走在艞板上的脚步一顿,看向那两个在甲板上的死士,又猛然望四周扫视,殷红的双眸像是烧着了,“等等,有东西落于车中,你替我取来。”

    有埋伏……

    沈骁已无暇分析是谁提前做下安排,码头的去向是可能性最小的,就凭晋成帝那草包的脑子能猜到?还是凭晋成帝手下那群谋臣,光是时间上就不现实,他们调派人手没那么快,就是来也不会完全不惊动从皇宫到码头这么长一段路。

    他从不小看天下人,有能力的不在此处,无能力的接触不到今日之事。能时间候得如此准,又和他有过节的,还能在这几个时辰里就算准了他的动向,并能进行埋伏的,也没几人,究竟是谁?

    下了艞板,耳听八方。

    “是何方高人,这般藏头露尾有失气节,何不出来见见?”

    静悄悄的,一片寂静,好像一切只是沈骁的错觉。

    正待继续说的时候,那原本停泊在江岸的船,轻轻摇晃,吱——

    傅辰缓缓从船舱中走出,而这船舱恰恰是方才沈骁上的那条。

    沈骁目中闪过一丝错愕,怎可能?

    酝酿着暴风雨的双目死死锁住傅辰,在如此围剿下,他居然还没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重生之原配娇妻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综]九九归一 妃娶不可,腹黑九皇子 暖爱,我的坏心总裁 穿书之徒弟是反派 天庭出版集团 三十五度蓝 穿越之庶男从命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重生之吾皇在下 [未穿今]超级大神 饮朕止渴 [综]第一女配 御香行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反派也是有尊严的(快穿) 宗主你好,宗主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