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79.第七十八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79.第七十八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穆君凝听泰平来报,傅辰要为她和咏乐去醉仙楼买些吃食,心中划过一抹甜意。

    只是到了晚膳过后,人都没有回来。

    傅辰虽然是个油滑的人,但一般说过的事能做到的不会瞎编,这么晚了还不回来,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见穆君凝第三次吩咐让墨画等人去宫门前等人,在一旁一直安静的咏乐公主才忽然开口,“母妃,您对一个奴才是不是太上心了,晚回来也许是什么事耽搁了,何必次次询问。”

    发现咏乐的模样有些不太对劲,平日这个女儿向来是温顺的,几乎没有这样话中带刺过。

    知女莫若母,穆君凝隐约察觉到女儿有事瞒着她,“乐儿,你是怎么了?”

    咏乐欲言又止,虽觉傅辰此人死去是最好的选择,但她从小到大都未这般违逆母亲,欲言又止,就让这件事这样慢慢结束吧,也许也是不忍心,是啊,她看到母亲翩然起舞的时候是惊艳的,她看得出来那时候的母亲很快乐。

    她是不是做错了,母妃在这个后宫活得那么压抑,能开心的日子那么少,她为何不继续帮他们隐瞒下去?就是母亲真的破了规矩,她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替她们瞒住。

    心中的愧疚和恐慌,让咏乐抽搐着手将脑袋埋了进去,双目呆滞,这异撞已经让穆君凝无法忽视。

    “乐儿,你瞒了什么!”

    抵不过良心的折磨,这是她一次间接害人。咏乐将自己和辛夷的计划和盘托出,如何利用傅辰的信任将他打晕,如何塞入木箱里运出,又如何计划让他“下葬”。

    “为什么,要这么做。”穆君凝像纸一样白的脸,满是不敢置信,傅辰那日帮咏乐的微笑还历历在目。

    “母妃您想过吗,若是这事被皇上发现,可是杀头的罪,这事会让穆氏一族满门抄斩。”咏乐从恍惚中回神,又摇了摇头,“本来女儿想,他是您的奴才,您就算真有心于他,也可能是想找些寄托,您定然比我有分寸,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今日看到您为他起舞,我从来不知道您原来会跳舞,为他破了例。在他提醒您那话后,您那神情,女儿害怕您会毁了自己……若他能回应您,我必然会成全你们,就像上次那样。”

    说的是将画卷烧毁,毁灭证据。

    “但他没有,他眼睛里只有野心勃勃,也许您只是他的跳板!我怎么能忍受他如此利用你。”咏乐忽然激动起来,“母妃,女儿只有您和安麟了,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人。从小您就告诉我,皇宫里没有真情,谁用了谁就自掘坟墓。要是您出事,考虑过我该怎么办吗?不要再犯傻了,好不好……”

    她捂着脸,纤弱的肩微微颤抖。

    也不知是这话真的戳中穆君凝中最隐秘的地方,还是她被女儿气到,踉跄后退了两步,居然透着一抹枯败的气息。

    “是我在利用他,我想要的他一一为我想到,想不到的也为我做到,真要说欠,也是我欠他良多。你可知道他帮了你,若非他的提醒,也不知何时能拆穿驸马,他甚至对我说,我们要让公主风风光光和离,他想给你一段和美的婚姻,你却要他的命。”穆君凝静静地说,潸然泪下,“况且,我与他谁都不会越了界。”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醒。

    他知道她要什么,知道该什么时候提醒她。

    “母妃,您说什么!?”咏乐只感到耳边嗡嗡作响,她不知自己该如何面对傅辰,有何颜面?“他是……我的恩人?我…………”

    “咏乐,母妃没资格犯傻,若你真的不放心母妃。”穆君凝顿了下,似乎在控制情绪,让自己不至于过于失态。“那么我就……将他调到别处。”

    重华宫。

    一仆从进来通报,“殿下,瑾皇贵妃来了。”

    书房桌案上的香炉萦绕着淡淡烟雾,七皇子周身萦绕着一抹宁静的气息,闻言却笔下不停,勾上最后一笔,才将宣笔阁于砚台上,淡声道:“请娘娘进来”

    待穆君凝来到正殿,两人视线在空中相撞,压迫感一触即发。邵华池冰冷的神色首先堆起了笑意,平添了一分儒雅。

    这位皇子正在蜕变,每日都好似与前一日不同。

    “皇贵妃真是稀客,若是有事要吩咐华池,派人来即可,华池丝毫不敢怠慢。”邵华池先是行礼,又让人上了茶,礼节上挑不出错处,整一个态度都很恭敬,好像全然忘了前些日子让德妃将傅辰转给自己,以德妃之位相要挟。

    只是不料这个女人本事了得,或者说是傅辰太有本事,让她不但复位,甚至十来年都没动过的位置都向上进了一层,成为皇后之下的第一人。

    自那以后,这两个井水不犯河水的人就有了间隙,只是妃子与皇子本就是两块领域,两人甚少有交集,外人自然看不出分毫。

    见皇贵妃的神色,邵华池让人退下,又让诡子诡未守在门外。

    穆君凝才大约说出整个过程,傅辰有危险,希望他能出手。傅辰曾透露一二,她知道这个皇子并没有面上那么无能。

    只是让一个主子去救人,难免逾矩了,但在宫外她没丝毫眼线,而七子曾言明想要傅辰,她相信宫里会出手救傅辰的,邵华池应算上一份,她无路可走,只得过来勉力一试。

    邵华池目光平静,不为所动。

    转向穆君凝身上,她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身穿皇贵妃的服饰,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之一,那挺直的背脊直到此刻才微微弯下,极为罕见的散发着一抹不容错辨的乞求,邵华池似乎悟出了什么,撕扯出残忍的微笑,“公主向来宽和善解人意,又为何那么做,是您与他越了规矩?”

    穆君凝呼吸一滞,神色沉静。

    “真是可笑,堂堂皇贵妃为了一个奴才求到我身上,简直贻笑大方!滑稽之天下!”摆开衣袖,迈步离开,在经过穆君凝身边时,看似好心提醒道,“皇贵妃您这位置若不想坐到头,还是注意谨言慎行吧,今日只是,我就当没听到。”

    脚步声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像是在提醒她,那个人命在旦夕,刻不容缓。

    直到这一刻,才若醍醐灌顶,有一种感情在她以为能完全收放自如时,早已为时已晚,可叹她欲盖弥彰,以为遮上一层布便谁也敲不到,看不到。

    “等等,七皇子。”

    “皇贵妃还有事?”邵华池转头,目光凝固,就看到那个从来风姿卓绝,堪称后宫女子典范的女子跪了下来。

    堂堂皇贵妃,居然向他一个皇子下跪!

    她低下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头颅,虽是庶女,但从十三岁进了太子府就盛宠至今,从来只有别人求她的份。口中吐着她这辈子都从没有向任何人低头的话,“求你,救他……救傅辰。”

    “他值得你如此吗?”邵华池听到自己这么问。

    匍匐于地,女人纤细的手指像是想抓住什么,却因过于用力指甲翻折,鲜血让那双涂着红色蔻丹的指甲越发艳丽。

    她不语,他却明白了。

    千步廊,邵华池走向东玄门。诡子跟随而后,就听邵华池分辨不出情绪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微抖,“他私养幕僚我装作不知,他以下犯上我当做没看到,他多次不听从指令忤逆我我也由他,甚至多次证明他是我最重要的谋士,我告诉自己赌一把,用真心换真心,他必不会背叛我。”

    “殿下……”

    “这些事就好像一个个耳光打向我,告诉我我有多蠢!那些信任就像狗屁!你说他为何在成为我谋士之前进的就是德妃的宫,他原本属意的人是谁?又为何如此用心对待一个女人,他会没有目的吗?他像是会做无用功的人吗?他把所有人都当猴子耍,是不是以为这天底下就他一个聪明的,别人都蠢笨如猪!?”

    “您冷静一下,隔墙有耳!”诡子轻声提醒,也幸好这几日宫中大整顿,宫里奴才少了许多,就是平日太监们往来的千步廊上也没什么人。

    邵华池却只是冷笑,穆君凝匍匐在他脚下的一幕让他看清了什么,也明白了什么,“我很冷静,从出生至今都没那么冷静过。今日才让我醍醐灌顶,她为何会为他做到这个地步,他做了什么让她这么死心塌地?别以为我不知道德妃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这样的,看着和善其实对谁都没放眼里,看着雍容却比任何人都冷情,对奴才根深蒂固瞧不起,连她身边一只宠物恐怕都比奴才重要,但就是这样的她为了个奴才求我,岂不可笑,但方才我笑不出,他待在那儿有我的命令固然不假,而我却一直忽略了,他一开始的选择呢,德妃是谁的母妃?如果从未效忠那么何来背叛?他是否从未选择过……我?”

    邵华池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融于黑暗。

    夙玉来到东榆巷七皇子的院落处过了半个时辰了,在宫外看到那一幕,受傅辰命令他没有打草惊蛇,以最快速度来寻七皇子。傅辰早有预料,在辛夷动身这几日会有所动作,他便派人随身跟从,但对方人多势众,甚至带头人是个暂时动不得的人物,他们不能打草惊蛇,反倒陷傅辰于危险之中。

    在夙玉报告后,邵华池维持着坐在椅上的动作,悠然自若。

    空气中萦绕着若有似无的压抑感,夙玉猛地跪了下去,匍匐于地,再次重复,“求殿下派人救傅辰。”

    他感到,殿下在拖延时间。

    甚至……根本不打算出手。

    邵华池好像这才发现他的存在,凝滞的目光微动,居高临下地望下去,深邃不见底。

    由窗棂外飘来的风拂过烛火,火光照在邵华池半边如玉的面容上,面具下的部分好似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情绪,那情绪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变质、发酵,直到在某个恰当的时刻,爆发出来。

    夙玉垂于两侧的手,攥得青白色地骨节凸现,“殿下,我们的人已在东南面的墓地处发现他们的踪影。”

    “人,活着,是他的运气;死了,是他的命。”邵华池押了一口茶,缓声吐出一段话。

    “傅辰对您忠心耿耿,您若失去他,将少一员大将!”至少目前为止,他作为傅辰的亲信,知道自家主子是向着殿下的,不然又何必做那么安排,“您就不怕这么做,寒了属下等的心吗?”

    您这么对亲信,以后谁还敢全心全意跟你?

    邵华池来到夙玉跟前,那双曾经做过激烈挣扎的眼中,早已平静,反射不出任何光芒。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嗯?你该庆幸你是他的人,如若不然,你的项上人头也该不在了。”邵华池柔声细语,鞋子踩在夙玉贴在地面的手背上,夙玉痛得满脸扭曲,那双蟒纹鞋辗转碾压,十指连心的痛让夙玉已说不出话来,只听上方邵华池冷漠的声音传来,“我与他之间的事,无人有资格插嘴。”

    夙玉绝望地低下了头,剧痛与紧迫感交织汹涌。

    是啊,殿下再看中傅辰,又凭什么亲自去救人,傅辰说到底也只是下人。

    只是殿下,您那么聪明,难道不明白,若他知道您故意拖延时间,坐视他人将他杀害,若他得以活命,他为何要选一个将他置于死地人。以他目前可行的选择,皇子那么多,不是非您不可,可还会全心效忠您?他可不是您的虎贲,没有必须要忠于谁的必要。

    是您主动招惹的他,如今却置之不理。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效忠。

    您就是亲自将他推到对立面了!

    您不能这么逼他!

    诡子回来了,来到邵华池身边。

    听完对方来报,邵华池微冷,半晌,才动了动好似被粘在地面的靴底,面无表情道:“夙玉留下,其他人随我走。”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穿越之庶男从命 重生之原配娇妻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重生之吾皇在下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未穿今]超级大神 [综]九九归一 饮朕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