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84.第八十三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84.第八十三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墨画等人还在后院里晒桂花干,听到公主传她过去,不知为何如此隐秘。

    刚到那会,心下一惊,平日公主性格非常宽容总是满面笑容的,如今却发现公主鼻头泛红眼眶还肿着,这是刚哭过。虽然并不太明显但她们做奴才的职责就是对主子的情绪及时观察,哪里看不出这细微差别。

    这也就难怪要单独传她了,公主这幅模样如何能见人,失了体统。

    墨画垂目,当做没看到的样子。

    “墨画,我见你与傅辰是熟识,这事你去做最为合适,并且一定要瞒着母妃。”咏乐郑重其事。

    “是,请您吩咐。”墨画退去平日的笑闹,就像傅辰一开始见到时的印象,那笑容和仪态都是有规章的,绝对不是皮笑肉不笑的,而是整张脸都是看着稳重中带着喜意的,瞧着就让主子愉悦的那种,也只有这幅模样的墨画才有被皇贵妃重视的资本,这是宫里被调.教的最好的奴才该有的模样,平日傅辰也是这般,咏乐有些出神地想,傅辰被母妃重视也不无道理。当墨画接到咏乐公主给的东西,就是她也忍不住惊叹,“这……”

    “你只管去做。”咏乐眼底含着一分无奈两分释然三分酸涩。

    刚才见傅辰出来,便要去找母亲,没成想房门紧闭,里头很安静,像是无人一般,正当她要离开,却是听到里头传出非常轻微短促的哽咽与抽气声,像是被极力压制却又不小心露出来,她那个大气端庄的母妃甚至连大笑都未曾有过,又怎么会哭,她的母妃不是菟丝花,她是除了皇后在后宫屹立不倒最长久的女子,她为了护住一子两女可以化身最强大的盾牌。

    但现在,她在哭,还哭得如此压抑,咏乐心痛地几乎喘不过气来。

    咏乐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即使是错,既已离弦,便无法回头。

    墨画来到偏殿,就见傅辰的房子外头围满了人。

    才短短时间,傅辰被皇贵妃黜退福熙宫的事都传遍了,他们娘娘最为宠信的太监真的被茂才那个后来居上的给挤兑下去了,这大概是福熙宫半年内最大的八卦了。原本前途无量的从三品公共忽然就被赶走了,也不知道找好下家没有,可别又回到监栏院当回了小太监,那可就是大笑话了。不管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是闻讯而来宽慰的,还有像茂才这样以胜利者姿态出来的,都让这里变了味儿。

    傅辰抱着一只木盒子与一袋看着像是衣物的包袱从房内走出来,嘈杂的议论声顿时停住。

    茂才是所有新太监中最受宠的,走的就是傅辰那范儿,圆滑温和,总是带着笑,做事情利索,不谄媚不讨好,晋级也最快,傅辰近期极少在福熙宫里当差,早就有人猜测娘娘是腻了他,要换人上来了,茂才就是第一人选,这两个以前宠信和现在宠信的人碰到,新欢旧爱,可不就是一场年度大戏吗?

    所以众人觉得傅辰是应该灰头土脸,如过街老鼠般离开的,但傅辰很平静,他完全没有众人以为的落魄模样。

    “傅辰,别忘记兄弟们。”有个大块头打头,叫住了傅辰。傅辰对几个真心来送自己离开的人笑了笑,这些人就是曾经给傅辰使绊子的泰和等人,曾经用抓阎构陷过他,也算不打不相识,他们有时候办差办坏了,也总有傅辰帮他们在娘娘面前美言几句,现在傅辰这么落魄了,再嘲笑就有些对不住良心了,便自发过来送一送,目露怜悯。

    傅辰才十几岁,这样被福熙宫厌弃了,哪个宫还敢要。

    他的确因为忠于皇贵妃,才被宫中其他娘娘津津乐道,甚至不少人觉得德妃能晋升皇贵妃,居功首位的就是这个小太监。但也以为如此,若是皇贵妃不要他,没有哪个宫里的娘娘愿意要一个曾经是他人心腹的太监,谁敢放心用呢?

    见他们怜悯的目光,傅辰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有时候不要对他人太过严厉,如果用苛责的眼光去看任何人,那么每个人也许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目的的,但不能否认那份目的后所带着的真心与好意。

    告别结束,傅辰要离开时,却被茂才叫住了,“等等。”

    茂才永远都记得,当傅辰养伤结束后,贵妃娘娘几乎没有丝毫犹豫选择了傅辰,完全弃他不顾的那一天,而就是那一天,傅辰甚至连眼光都没在自己身上停留过,就好像他是什么臭虫一样。

    “茂公公还有事吗?”傅辰与茂才只有三次见面,第一次是穆君凝还是德妃的时候,她从内务府要来了一些模样俊美的太监伺候,茂才是其中之一,第二次就是国宴后伤愈,他与穆君凝出现在福熙宫门外,第三次就是这次了,也是傅辰第一次正视这个人。

    这样的正视,像一个火星子,让茂才整个人都好像燃烧了。

    这是被对手重视的感觉,也让他觉得找回了面子和场子!

    “你收拾的包袱必须打开,无人知道你收拾了什么,如若福熙宫少了什么东西,到时候也说不清楚不是吗?”茂才说的理由很恰当,傅辰走了他就相当于福熙宫最高品阶的太监,也就是新的头领,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他要让福熙宫里的人知道,谁才是以后的太监总管!

    而以前也曾发生过有奴才被贵主子赶出去前要捞一把金银被抓住的事,他提出这个是在怀疑傅辰的人品,而这里没人是傻子。

    “若我不答应呢。”傅辰手里抱着的盒子是他进了屋子里就摆着的,里头有诸多他所设计的东西,都是六皇子那儿制作出来的成品,穆君凝将它们都集合起来放进了里面,还有如何联系六皇子的方式,以及如何联系她的方式,并提出了如何让六皇子接受自己太监身份的几种方案,甚至有她在宫中的眼线安排,包括一些其他人发现不了探子,除了刘纵外,对宫内的掌控她也算一把好手了。 还有一张比刚开始招他去伺候时更为细致的宫内地图,这是一份大礼,也是这个女子的一颗真心。

    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打开的。

    “傅公公,可不是我要针对你,都是太监过的也不容易,规矩就是规矩,你可不能仗着你曾得娘娘提拔就欺负我们这些小太监吧。”茂才谦谦一笑,温温和和的,无论是笑容还是说话的姿态,都与傅辰有八成像。

    一群跟随茂才的小公公上前想要扣住傅辰,傅辰眉目平和,却透着铮铮气势:“或许你们忘了,就算我不住福熙宫了,还在内务府当差,今天我收拾的东西谁要是动了,可以自己掂量着。”

    一个眼神过去,被他钉在原地。这股气势顺时震慑住了人,令那些小公公不敢妄动,是啊,他们怎么忘了,傅辰那可是从三品,还被刘纵器重,小小年纪做到这个位置可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再说别看这位傅爷平日多么圆融好说话,那真要狠起来对付他们几个小太监容易着,难道就凭茂才来护住他们吗。

    “娘娘不在,你们的规矩是都忘了吗?都聚在这里做什么,没事情做吗!”墨画到的时候,只听到后面半句,厉声训斥。

    她是皇贵妃面前跟了最长时间的大宫女,她这话一出,果然其他想看新欢旧宠争风吃醋的人都一哄而散,不敢再墨画面前仗着老资格继续待着的。

    只剩下茂才还坚持要打开傅辰的包裹。

    “茂公公,你是连我的面子都不给是吗?”墨画反问。

    “墨画姑娘,你也别为难我,我只是按规矩办事,出了事你我谁都不能担待。”茂才半威胁道。

    “我怎不记得福熙宫里有人出去,还有必须搜身的规矩?不然我们去娘娘面前问问,让娘娘来定夺?”墨画直接搬出了皇贵妃,这样的反问,让茂才脸上的平淡几乎碎裂,墨画说的是事实,狠狠咬牙告退。

    “狐假虎威,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见茂才的背影,墨画啧了一口,又转而对傅辰道,“还有你这人,平时那么牙尖嘴利,到了关键时候被锯了嘴啦?”

    “这不是有你在吗?多谢了,墨画。”平时积累的人脉,总有用上的时候。而这人脉,往往是需要用心去交流的,假仁假义又有谁会在关键时候维护。

    “谢什么谢,老相识了,和我还客气。”墨画摸了下自己头上的簪子还有傅辰后来送的耳饰等等,表示她领情着呢,再说她是最清楚茂才在娘娘眼里恐怕连傅辰一成的在乎都没有,把咏乐给她的东西塞了过来,是一包很厚的信封,“这个拿着,先别急着拒绝,不是娘娘给的,是公主殿下,她说待无人之时再打开。”

    知道傅辰的性子,墨画先阻了他拒绝的退路。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骚动,傅辰与墨画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泰平匆匆忙忙进来。

    “泰平,王富贵和小央又要拜托你了。”他回去七殿下那儿,泰平是少数知情人之一,而穆君凝的三次搬宫,王富贵他们也是跟着搬的,也都是由泰平来办。

    听到傅辰的吩咐,泰平的模样有些古怪,“您还是出去看看谁来了吧。”

    傅辰与墨画出去的时候,福熙宫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下人,包括训斥他们没规矩的茂才。

    现在正当宠信,可谓是宫里大红人的七殿下正在外面,也不知是什么事,不让人通报,就像在等着谁。

    当他看到傅辰,挑了挑眉,道:“正好经过这里,整理好了就出来吧。”

    这下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傅辰哪里是被娘娘厌弃赶走,根本是有了更好的东家。

    而且这东家,看上去是来撑场子的。

    之前到底是谁把那么不可信的传言给传出来的。

    茂才看着傅辰平静的走向七殿下的背影,脸上五颜六色好不精彩,就好像是他捡了傅辰丢掉不要的。

    明明有了那么好的后手,居然还想嘲笑他被嫌弃。

    茂才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像从云端掉到了谷底,难堪至极。

    “殿下怎么来了?”傅辰看着七皇子依旧傲气十足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的模样走着路。

    这是邵华池在宫中的常态,让人光看这跋扈模样也会觉得他是个不足为惧的人。

    “不是说了吗,路过。”斜了傅辰一眼,“东西背着不重吗。”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包裹里都是那个女人给你的东西吧,哼。

    跟在身后的诡子马上领会,上前帮傅辰拿好了那包裹。

    傅辰微微一暖,面上不显,“奴才多言了。”

    “恩,你以前在监栏院里认识的那个,和他那个菜户我已经让人搬到重华宫后殿的小院里,单独的,你要想看也没人拦着你。”这是在给傅辰行方便,单独的院落可是没几个奴才有这样的殊荣的。邵华池脸颊上有些微红,也不知是不是太阳太大晒的,咳了一声,才以较为稳重的语气道,“顺手,别想太多。”

    “是,奴才不敢多想。”傅辰眼含笑意,泰平那时候的欲言又止说的就是这个吗。

    一主一仆一前一后走着,看着倒也意外的和谐。

    路过了景阳宫,邵华池停了脚步。

    在那里,傅辰亲眼所见那些奴才逼着邵华池喝污秽之物,也是亲眼看到他装疯卖傻被锁在暗无天日的柴房里晃晃度日,更是知道那时候的邵华池被折磨地几近生死,也是那里,傅辰被迫相助于邵华池,他们真正认识对方。

    邵华池的目光悠远而苦涩,原来他们也经历过那么多了,有温情有苦有恨有错过有冷漠也有过如今的相信。回头看向也出神看着这里的傅辰,傅辰是精明冷静的人,能让他有片刻失神在邵华池看来是很难得的。不知为何,邵华池觉得心里像是长了草原,被风撩拨的痒痒的暖暖的。

    傅辰似乎读懂了邵华池眼神的含义,也回以微笑。

    “忽然有点想念桃花糕了。”邵华池边走边状似无意道。

    “奴才待会就去膳食房拿些,殿下射艺课结束,正好解饿。”

    “恩,你亲自去。”你去拿的,总是与他人味道不同的。

    他知道,那个疙瘩,总算让傅辰释怀了。

    刚出了长春门,就遇到急匆匆的队伍,身后还跟着一队太医院的太医。

    见到七皇子,他们纷纷行礼。

    “这是去哪儿,出什么事了?”

    “太后忽然不好,奴才们正赶着去呢!”

    邵华池神情一肃,“还行什么礼,我同你们一起去看看皇祖母。”

    他们到的时候,皇帝已经在正殿门外,路途中他们还遇到不少被赶回去的妃嫔。

    “父皇,皇祖母怎么样?”邵华池焦急上前。

    皇帝眉宇间全是愁眉不展,看到邵华池稍稍缓解,他已经把过来的妃嫔都喊回去了,但面对的是宠爱的儿子时也不忍赶他走,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晋成帝从恶犬事件后对七皇子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叹了一口气,“你皇祖母他……”

    倏地,就在这时,一个蓬头垢面毫无威仪的中年女人撞开了守门护卫,从里面冲了出来,傅辰还记得第一次在长宁宫前见到这位老人时的模样,一个睿智气度斐然的女子,却被毁成如今模样。

    她头发蓬乱,神情疯狂,那根细爪子眼看着要朝着邵华池抓去,被傅辰快速挡住拉到一旁,才免于被他抓伤。

    邵华池本能地反搂住傅辰的腰,好细……

    好有爆发力……

    咳。

    我到底在想什么。

    待危机一过,傅辰松开了,邵华池也顺势放开了手。

    “奴才逾矩了,忘了殿下有武在身。”

    “恩,无事。”心里却在想,傅辰刚才出手时那韧劲,与专业习武之人自然不能比,但也是相当有气势了,平时看他到处忙前忙后,也没什么时间练武吧。

    也不过瞬间的想法,邵华池摈除杂念,看向状似疯魔的太后。

    “还不快抓住她!”晋成帝怒吼。

    两旁侍卫也不敢伤了太后,只敢抓住她的两只手。

    她几乎疯狂的,乞求地,如同得了癫症,涕泪横流,全然没了一个太后该有的威仪,“皇帝,给我吧,没有它我活不了……啊啊啊啊,放开我!”

    太后挣扎地太激烈,让士兵们险些抓不住。

    这样疯狂的太后别说皇帝,任谁见了都会以为自己看岔眼了。

    也难怪皇帝为了保密,把所有人都赶走。

    太后是后宫的最大的女主人,若是出了这样的丑闻,他们邵氏作为皇室可是丢尽了颜面了。

    皇帝脸色非常不好,要不是自己儿子在面前,他都有些不忍直视这还是他那个母后,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与这位嫡母至少表面关系还是不错的,晋国又是以孝治天下,太后不能出事。

    这么下去,那日迎接军队回来,太后还如何参加,岂不失了皇家颜面。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让太后恢复正常。

    “你也看到了,你皇祖母他……”

    “皇祖母,要的是阿芙蓉吗?”

    晋成帝点头,这已经很明显了,看到一旁的傅辰,“自从上次小傅子冒死进去救回来那箱阿芙蓉后,母后就一直抱着那箱东西当做宝贝,吸食量越来越大,朕看着有些蹊跷,就让人克制着量,没料到竟是打杀了宫里好些个奴才。”

    到了这个地步,晋成帝也是发现不对,每次吸食完后太后又变得正常了,直到那一箱子全部用完。

    晋成帝当初赐阿芙蓉本是好意,虽然有些太医也提出了反对意见,根据古书上记载此物不宜多用,恐有瘾,只是晋成帝一意孤行,太后吃完后,病都生的少了,自然觉得这是神药,若是好用他还打算自己服用呢,现在都忍不住一阵后怕,幸好他还在服用国师炼制的神丹,不然岂不是悔之晚矣。

    本来怀着愧疚的心给几个儿子赐下去,没想到却是个祸根。

    就如同傅辰曾经与邵华池说的那样,几乎所有帝者都不会认为自己有错,只要太后表现的不严重皇上都不会当一回事。

    这次看到了严重性,他们才能进行下面的计划。

    “儿臣先把自己这里拿来,三哥的应该在皇贵妃那儿保管,四哥那儿的……”

    就在这个时候,四皇子觐见,听说是拿着一大箱子东西。

    现在四皇子的那一箱子,相当于是太后的救命法宝。

    也是让皇帝正视这个他早就已经忘记掉的皇子的办法。

    平时送去给太后,最多夸两句,不会如何,关键时候才能体现作用。

    这个时候送,无论是太后还是皇帝,都会记得他。

    而这份记得,至少会让四皇子惦记着邵华池的好。

    即使这箱东西他们都清楚,只能暂时解决,阿芙蓉到底是药还是毒,需要查!暨桑人的险恶用心也必须彻彻底底的查!

    他暨桑,是按得什么心思,才把这要命的东西给送来他们晋国。

    晋成帝眯着眼,君王的气势涌现,这还不能查的太明显,必须私底下。

    太后这里的事,由于四皇子来的及时,来得及时。

    但太后疯癫的模样,却印在了他们心里。

    如果没有发生那场及时的荐勒房火灾,他们恐怕永远不知道阿芙蓉的可怕性。

    从皋州带来阿芙蓉患者的祝良朋回来了,他按照殿下的吩咐将几个人留下在那儿保护傅辰的家人,以免那些粮食被抢走。这也是邵华池考虑周到,要是只放了粮食在那里,就这样羸弱的一家人怎么护得住。

    还没走到马车前,邵华池就听到里面呜呜呜的叫声。

    挥了挥手,祝良朋把车帘打开,将三个巨大的铁笼子与其他士兵合力搬了出来,有的士兵差点被里头发疯的人抓伤。

    邵华池觉得那模样,与他在宫中看到皇祖母的模样居然有些相似,面色肃然,阿芙蓉的事的严重性比他预料的更为严重。

    祝良朋拿掉塞住这些人嘴里的布条,他们发出野兽般的吼叫,极为暴躁。那些声音都有些不像人类了,邵华池定下心神,观察着这几人。

    这些人是按照傅辰之前说的,找的几个常年吸食阿芙蓉的人,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年限,十年的那个因为长久没有吸食,发出嚎叫的就是他,还是生龙活虎的,二十年的那个已经骨瘦如柴,看上去像是一根竹竿,他也随着十年的那人吼着,三十年的那个大小便失禁,脸上都是鼻涕眼泪,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是命不久矣之相。

    “看住他们,不日我会将他们呈给父皇。”

    这个东西,一定要全面禁止!邵华池从没有那么一刻,庆幸傅辰当时毁了大部分的阿芙蓉。

    扪心自问,当时他帮傅辰只是不舍得这个谋士,并且对傅辰不愿意说出来而感到傅辰心思太重。

    但这么严重的事,就是傅辰说了,谁愿意信?

    就是他也不可能相信傅辰的一面之词,只会当他妖言惑众。

    幸好,没有让它们在晋国国内大量传播开。

    他,救了晋国。

    没有这样一刻,邵华池发自内心尊重这个叫傅辰的人,即使他做的这些事没人会知道,没人会感激他,他还是在沉默做着。

    .

    傅辰去了监栏院,叶辛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已经收拾了一些必需品,等着傅辰来。

    “你决定了?”

    “恩,就像你说的,晋国本就没我容身之地,参与那事情的奴才无一不被处决,正好那里有我想要的。”

    “好,你尽快犯了事儿,剩下的事我会让刘总管帮忙。”叶辛帮了他那次荐勒房纵火的事,并且没有告诉任何人。

    傅辰观察了他一段时间,如果此人把当时的事有告诉任何人的打算,他就会趁机解决掉叶辛。

    如果没有,那么这人的命就留着,这样的人才是个相当好的苗子,培养一下就是个优秀的细作,失去了是可惜。

    “傅辰啊,你算救了我两条命了,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你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呢?我以前只觉得你是只狐狸啊!”叶辛感慨道,他们以前还是小太监的时候,哪里会料到今日,居然不是想着在晋国活命,直接去他国展野望了,就是叶辛也感慨,他与傅辰不是一个层次的。

    他的目光只放在晋国,而傅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隐秘的势力,还是在宫外,甚至已经想到了其他国家,这还是个太监吗?

    “其实我还记着你帮李祥英,助纣为虐的事。”傅辰冷笑着翻旧账。

    “喂,能别提当年的事吗,就是没我,李祥英也会找别人来做,我后来不也差点死了吗?”叶辛指着自己的胸口,“我记着自己欠了你两条命,这辈子总有机会还你。”

    “你真想帮我,真想活命,真想好好做点事情的话,就好好听从命令,还有现在的你破绽太大性子也要磨练,需要接受训练,给你训练之人是我相当信任的,虽苦些,却能保你命。别看不起他人,好好磨练自己,发挥你的三寸不烂之舌。等你出了宫那人会来接应你的。”把叶辛这个擅长人际关系的人投到臻国,虽然只是个小太监,但谁说少了一颗螺丝不能毁掉一艘大船呢,未来的事任何断言都还太早。

    出了监栏院,傅辰找了个隐蔽处打开了公主给他的信封,他万万没想到是一叠银票。

    晋朝的银票有采用密押技术,比如皇家经营由户部发行的旭阳票号的银票,从未出现过伪造的记录。

    一般国家经济困难,国库空虚或者急需军用,会发行官方的银票,俗称官票,不过现在晋成帝还维持着和平繁荣的假象,银票还未贬值,这么一大叠都算是一座宝库了。

    打开信,里面详细叙述了这些银票的来历,是公主从沈骁的房间暗格中找到。

    沈骁死亡后,公主就到沈骁的住处收拾亡夫的生前之物,意外发现了这个暗格。

    她虽怨恨傅辰,却是一码归一码,傅辰是她的恩人,这些不义之财与其留给沈骁或他背后之人,还不如给他,算是拆穿沈骁让她和离之恩的答谢,其他的就是说如若觉得这是不义之财不想拿着,亦可帮助他人,银子本身没有错,只看用它的人。

    这句话就像是在劝傅辰,不要太倔强,将银子归还。

    她知道,傅辰离开了皇贵妃,在宫里的日子恐怕不会比之前好过,太监最需要的,恐怕就是银子,有银子才能给这些无根之人安全感,她认为这是非常有用的,至少能保住傅辰的命。

    只是数量有些太多了,公主大约是不知道物价如何吧。

    生于皇室的公主,对银钱没概念,也是能理解。

    沈骁的银票?

    这或许就是他背后那组织给他的资金吧,只是没想到公主快一步,拿到手了。

    对公主那句银子本身无错,如此明事理,更能体现她当初杀自己的决心吧。

    他忍不住想到德妃的为人,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教养出公主这般巾帼不让须眉的儿女。

    他与咏乐公主都知道,这生死之仇的过节,并非一叠银票就能了结揭过,但此刻的结果已是他们各自做出的选择了。

    拿着银票,傅辰并没有因为两人敌对的关系而不收,他不是酸腐之人,不会梗着脖子撑着那点没必要的自尊,他很清楚,他非常需要银子,不然又何必通过穆君凝结识六皇子从而获利呢。

    银子,必须用在需要的地方。

    傅辰出了宫,青染通过一个线人传递来消息,夙玉已在茶楼等候。

    来到茶楼,夙玉已坐在那儿,臻国出了如此大事,正着急要回国,这也算是他为傅辰做的最后一件事,接下来就要交给青染等人。

    “主子,我已经接到了您推荐的那位太监。”夙玉作揖。

    “觉得如何?”

    夙玉想到叶辛油腔滑调又不惹人厌,明事理又不缺狠辣,只是心性上有些稚嫩,“还待磨练。”

    “查得如何?”傅辰点头,也知道现在的叶辛,充其量只是个靠着本能交际的人,还没真正成为他们手中的剑。

    “我们的人去的时候,那里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物,也没有针状物。”

    “是吗?”傅辰不知为何,忽然肩松了下来。

    “是否还要继续追查?”

    傅辰望着皇宫方向,缓缓道:“不用了,这件事就先放下吧。”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穿越之庶男从命 重生之原配娇妻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重生之吾皇在下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未穿今]超级大神 [综]九九归一 饮朕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