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86.第八十五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86.第八十五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需修改错字错句,大大们稍后再看哈\(^o^)/——

    身后的暖阳为傅辰渡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光,眸中平静无波的眸中此刻犹如冰雪消融,些许暖意从眸中流淌出来。

    邵华池目光停顿须臾,喉咙有些发干,这是傅辰第一次对他笑得那么坦诚,那层厚厚的隔阂正在裂开。

    知我为何称你是国士而非谋士,谋士多为诡谲狡诈,以自身利益为第一要务而不顾他人,从你能说出水能载舟的话便知你是不同的。

    两人下了城门,几个士兵在城下百姓的目光中端着一叠叠蒸笼,食物的香气从细缝中溢出,令人食指大动,城墙下的百姓阵阵骚动,他们眼中异彩涟涟,原本看向七皇子的目光从陌生木然害怕悄然变化,这样的变化对于这些千里迢迢赶来栾京的百姓来说无疑是记忆犹新的。

    不远处几个医药箱的大夫候在那儿,若是良策听了他的命令而去找来的,就是坐最快的马车也不够。邵华池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怕也只有他才会如此了解自己的心思,“是你找来的?”

    “奴才想着,殿下心系百姓疾苦,便擅做主张,请殿下责罚。”傅辰躬身回复,不骄不躁。

    身后几个被内务府调派给重华宫的伺候太监也跟了来,他们一路跟着,以傅辰马首为瞻,绝不干什么没头没脑的挑衅事儿。心想老太监让他们多与傅辰学着点儿并非没道理,七殿下不惜从皇贵妃那儿要来的太监定然有过人之处。贵主子们不喜欢过于聪明的太监,那么聪明还当什么奴才,但又不能不聪明,太过驽钝贵主子用着不顺手,这个度要把握好,要看上去笨,实际上能熨帖到主子的心里,主子没想到的就已经提前做好了,这般下人才能真正被贵主子看在眼里,就如眼前这般。

    “你这样体察本殿的心思,何罪之有?”一身戎装的邵华池笑语,眼底的温和怎么都遮不住,显然在他面前的太监是颇受宠的,看到身上的铠甲,表情微微一滞。

    “殿下可是不喜这身铠甲?”傅辰发现这细微变化,已大约猜到其中结症,在确定夺储之心后,每每上完骑射课,邵华池总是会与老师谈论西部战况,谈之泛泛,只做一个对此有兴趣的皇子,也无人觉得一个容貌尽毁无母族支撑的皇子能走到那条路上,反而忽略了七皇子。

    回到重华宫后就会与傅辰深入探讨,傅辰对百姓的现状较为了解,结合风土人情往往能令邵华池深思良久。

    从太.祖皇帝开创这晋朝盛世后,在位五十六年,后期歌舞升平,国力看似是诸国之最,但娇奢风便逐渐养成并日益严重,就连领兵打仗的戎装与铠甲都渐渐开始追求美观,反而忽略了其真正功用。

    不得不说邵华池穿上这一身,英姿飒爽,若不是半边面具的遮挡,分明是个能够吸引栾京众多女儿家争相抢夺的少年郎。

    “知我者非傅辰也。”他用着无人听到的声音轻声回应,他的确不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衣服。

    拍了拍傅辰的肩膀,很多时候他都会觉得傅辰话不多却能句句切中心中所想,这样的契合令人上瘾。

    城门下,有一人牵着马走来,不料却是熟人。

    六皇子邵瑾潭一脸微笑,有些刻意地忽略了身后低眉顺目的傅辰。

    “七弟,不会不欢迎我不请自来吧!”他先发制人。

    “怎会,六哥能来弟弟喜出望外,这次还要多谢你仗义相助,只是弟弟一下子还无法还你。”他素来与老六无甚瓜葛,这次迎接伤军却是不得不扯上关系了,能给伤军准备军帐与热粥的银子里头还有一大部分是问六皇子支出的。要说这么多兄弟里老六也就和老二老三走的比较近,作为从小到大的兄弟他再清楚不过,老六生来就是个钻进钱眼子里的人,无利不起早。

    这次邵瑾潭过来还真不是为了银子,他是奉母之命。

    母妃有孕的消息传出来后,陛下自然是最高兴的人,对这一胎亦是格外重视,今日他去宫里请安,不料被母妃告知此次能顺利保下孩子,有一个人不得不谢。

    让邵瑾潭万万想不到的是,容昭仪要谢的人是个奴才。

    “他只是个奴才,此乃他分内之事,您堂堂昭仪,何必自降身份言谢?”一听是傅辰,四姐姐那么温柔的人都反感的奴才,他怎么都觉得这个奴才是有问题的,若不是有皇贵妃娘娘在,这奴才的命也不过一句话的事。

    “瑾潭,那你可有见其他奴才能来提醒于我,并保守这个秘密直到母妃的胎像渐稳,即便他是奴才也是孩子与母妃的恩人,这份情母妃记着,近日母妃得了样东西,你且交于他,便说是我的谢礼。”容昭仪气质安静,犹如空谷幽兰,倒是比九皇子生母兰妃更有些淡然无争的气息。

    容昭仪将一只普通的木盒推给邵瑾潭,她原是想亲自挑选些事物送给傅辰,不料皇贵妃来看望她时将这样东西交给她,让她秘密转交,容昭仪与穆君凝是在宫外就有的交情,她们私交从密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能这般交给她这个奴才在她心中地位自然是不同的,但她却缄口不言,丝毫不询问。

    “您让他来您宫里,交于他不是更方便。”说到底,邵瑾潭依旧是不愿意的,一个奴才何需他特意跑这一趟。

    “宫里人多眼杂,你去办事为娘才安心。”

    后来邵瑾潭打听了才知道这个奴才从福熙宫离开,进了重华宫,在自家七弟身边,果然是个投机取巧之辈,倒是会找靠山。

    “不过是想过来看看,倒惹得七弟多心了,这笔银子你何时有余了再还即可。”邵瑾潭看着这些士兵恨不得把整个京城的包子店、粥店给搬空的模样,诧异闪过眼底。

    他这个七弟平日由于容貌关系,与所有兄弟都不算亲厚,加上老二老八一群人常常为难他,以前为明哲保身他也是不接近他的,没想到他的性子在那样的欺辱下非但没有扭曲,在被迫接下这个差事后还能为这些百姓考虑,这份胸襟实在难得。

    “那我就再此谢过六哥了!”

    鄂洪峰走了过来,像是完全不认识傅辰的模样,“殿下,徐将军与几位副都统来了。”

    徐将军,徐清?邵瑾潭一听是这位老将军,便让七皇子先去。

    他这才看向傅辰,“是叫傅辰吗?”

    “是。”

    “很有本事,上次见你也不过是皇贵妃娘娘身边一条狗,这么快就换主子了?养不熟的白眼狼。”真是白费皇贵妃娘娘如此抬爱。

    “奴才不敢。”对邵瑾潭的话丝毫没有波动,要在这个年代不犯错至少也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性和没必要的逞强好胜,而这点在宫中多年,已经用一次次教训让他刻骨铭心。

    “口上不敢,作为确令人不齿。往往就是你这样低贱的奴才秧子什么都敢,什么都做,就是我说你贱还要对我笑,天生贱骨头。”邵瑾潭冷笑,见傅辰还是那不冷不热的乖顺模样,也有些不耐烦,他堂堂六皇子还不至于要欺负个奴才就能高兴的地步,若不是几次糟糕的印象他还真的懒得理会,真是自降身份,“这是昭仪给你的谢礼,谢什么你心里清楚,仔细着点。”

    “奴才,无功不受禄,这都是奴才分内之事。”傅辰稍稍抬眼看了眼木盒,低声道。

    硬是将东西塞到傅辰手里,也不管他收不收,“不收是看不起本殿吗?”

    说罢,已不想再多看这个巧言令色的奴才,走向邵华池。

    此时在邵华池面前的,是个意外之人,徐将军就是大皇子邵慕戬迎接西征的主要将领之一,特别是他已六旬,属老蒋,在军中格外有威望,这次跟了不少都统和参军,官衔都不低。他来接伤军,不仅是因三年前那场暴动,更是因为他想亲自迎接他们。

    他们互相行礼,邵华池先是送邵瑾潭离开。

    “对了,六哥,这是你这次慷慨相助的谢礼。”邵华池将一信封从胸口抽出,塞给邵瑾潭。

    邵瑾潭莫名,拆开信,跃于纸上的是极为熟悉的笔锋,他曾看到过多次,次次都想知道这位先生究竟是何人。

    “七弟,你识得写信的人吗?可否引荐?”还没看内容,邵瑾潭就略带紧张询问。

    这位先生才华横溢,先是认识皇贵妃娘娘,现在又认识自己七弟,若是得了他,他有预感,他的生意将远远不止如此,此人与他合作就是珠帘合璧。

    邵华池摇了摇头,“他只让我把这封信交于你,便能表达感谢之意。”

    看上去,邵华池与那位先生也是不熟,邵瑾潭有些失望。

    他还是仔细看了信上的内容,内容并不多,却让邵瑾潭久久不能言。

    信中只提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整合吃食、衣物、胭脂、首饰、歌舞等店,形成一条皇城的娱乐一条街。

    若是这样,将是一笔巨大的财政收入,那些平日富得流油的贵族门阀,官员府邸还不是会乖乖掏钱。

    捏紧信封,邵瑾潭这是一次绝无仅有的商机,他必须马上进宫面圣,“七弟,这份人情可让六哥我不知如何是好,六哥记着!”

    巡防队的人看到京城策马的人是当朝财神爷六皇子,哪里敢拦,一个个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邵瑾潭边朝着皇宫方向前进,边觉得哪里有些说不上的怪异。

    以前他就在想,皇贵妃娘娘不能出宫,身边这样的奇人,有可能是个奴才。

    只是他不知道是哪一个奴才。

    但现在显然这位先生还认识邵华池,贵妃娘娘与邵华池有交集的奴才。

    脑中划过傅辰的脸,却马上失笑。

    怎么可能是那个吃里扒外的贱骨头呢,那样惊才绝艳的人物绝对不会是一个小小太监!

    他真是疯了。

    邵华池见人不顾京城内不得策马的规矩,骑上马就飞驰而去。

    他看向正在做准备的傅辰忙碌的身影,六皇子这条线,算是牵上了。

    [殿下,想要后勤无忧,便不能缺少银子,整个皇城谁最能生银子?]

    伤军走得很慢,有些人全靠着意志力撑着,他们中有些人缺了胳膊断了腿,就会由还完好的士兵用木车拉回来,他们望着高耸的城门,知道那是他们的终点。

    这里还有三年前参加过鹿洵之战的人,他们是亲眼目睹朝廷怎么对待他们这群无用之人的,对于抚恤的银两已经不抱期待,只希望不要再承受二次伤害。

    但这次不一样,他们隐约看到城墙上飘舞着巨大的晋国战旗,在猎猎秋风中飞舞,激烈的乐曲从城墙那儿传来,这是在迎接他们?邵华池的红色披风在空中飞舞,他满脸肃静在城墙上方抚琴,这是迎接士兵的最高礼仪。曲调透着血战沙场的慷慨激昂,只是听着就令人激情澎湃,前半段他们眼中似乎看到了铮铮铁血,杀死羌芜人保卫国土的雄心壮志,后半段却是脉脉温情,让他们想到了家人、故土,疲惫的心灵好似受到了洗涤,一曲完毕,不少疲惫无比的士兵严重闪着泪光。

    邵华池带着守城将领以及那几位不请自来的将军一同前来,当看到徐清,不少士兵都喊了出来,“徐将军!”

    “众将士辛苦了。”徐清缓缓道。

    “我们不辛苦!”“对,咱还有力气着呢!”“不疼!流血不流泪!”

    这些铮铮男儿一个个扬起淳朴的微笑,那笑容在斜阳的笼罩下,散发着永恒的光辉。

    接下来,所有人都知道这次他们可以在城墙下的军帐里住到伤势愈合为止,期间开销都由七殿下负责。不但发了比以往几年都还要多出好多倍的抚恤金,甚至还能有热粥喝,有军用帐篷住,听说这全是七殿下的私库支出,当邵华池带着傅辰亲自来探望这些受伤将领时,一人跪下,其他人随着赶来的家人诉说,全体都跪了下来。

    无论邵华池说什么,都久久不愿站起,还是趴在地上,邵华池给的不仅是这一饭之恩,一场治疗,还是尊重。

    这样的气氛,无论是谁,都容易被感染,直到邵华池也忽然对着一群将士下跪。

    一个这样的天潢贵胄对着他们这些无用之人下跪,这是何等令人难以置信。

    他这一跪,身后一竿子奴才全部跪了下来,谁能承受皇子这一拜,傅辰在身后更是理所当然跪了下来,低着头,唇角微微一扬,这算是邵华池的首秀,而现在算成功了。这个男人拥有近乎可怕的政治直觉和能屈能伸,这行为可并非自己提醒,而是邵华池自己的决心。

    “殿下,万万不可!”徐清出声阻止。

    邵华池摇了摇头,坚持跪在地上,行了大礼,“是你们为守护晋朝国土流血负伤,是你们保家卫国为我们换来了和平,是你们在战场上没有后退!我是晋国的皇子,也是晋国人,为何浴血奋战的将士不能受我一拜!”

    邵华池的话太坚定,振聋发聩,砸进在场所有人心里,包括偶然路过要进城的百姓。

    这是他们用鲜血和血肉拥戴的皇室,这时候邵华池的容貌缺失已经不重要,在他们眼里这是最令他们发自内心喜爱的皇族成员。

    徐清等将领在发现劝说邵华池无果后,也跪了下来,当听到邵华池的话后,不由得回了大礼,“殿下,吾等代众将领谢您对士兵们的援助!”

    离开城门时,傅辰经过徐清身边时,听到他不由感慨了一句,“若是大帅还在就好了。”

    傅辰猜到,这位大帅说的应该就是战无不胜的楼昱大帅,还未到四十已满头白发,生平从无败绩,行兵带军的大将之才,若不是他离开军营,也不会让徐清一把年纪了还上战场。楼昱悲情一生,两个儿子战死沙场,未留一后,妻子也因悲痛欲绝而辞世,整个帅府只有他一人,后来他犯了事趁着皇帝已开始忌惮他时交出兵符,从此只当个闲散的一等侯,再不过问朝堂,近来更是听闻他当起了乞丐,全然颓废自弃,无人能劝说他。

    傅辰理解这样的感受,等死的感觉。当年妻儿相继离世,他亦是觉得活着与死了已没区别,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邵华池在城墙外的事很快传到了宫里,特别是大皇子一派的人,直言邵华池丢了皇家颜面,虽说立意是好的,但行为却不恰当,当时明明可以用另外方式来表达,应得惩罚;也有说七皇子心性纯孝,他说的那段话也被拿了出来,认为他纯粹是发自肺腑之言,不应如此就降罪。

    这些官员多为中立,其中一大部分是武将,有一个尊重他们武将的皇子怎能不喜爱呢。

    朝堂上对邵华池的处置闹得不可开交,晋成帝并未定夺就下了朝。

    事后,在御书房晋成帝询问各位皇子处置意见,大皇子自然偏向处置邵华池,九皇子则是为邵华池说了两句点到即止,说得有理有据。对这位神童儿子晋成帝向来偏爱有加,加上之前为了处理疑似沈骁同党的官员让邵子瑜得罪了不少人,这份愧疚叠加上去,让晋成帝不禁为邵子瑜的兄友弟恭表示欣慰,他当然希望这些血浓于水的兄弟能够相处融洽,便也赦免了邵华池失了皇家颜面的罪,不奖不罚。

    晋成帝却不想想,他当年为了得到皇位手刃了好几个兄弟,现在却要求自己的儿子们和睦相处,岂不强人所难。

    但七皇子仁民爱物的好名声却是传了出去,取代原本对七皇子容貌上的妖魔化,从一个空洞的概念变成了活生生的人,走进大众视野。

    也是邵华池在迎接伤军时的“出格”举动,令人忽略了他已经走入朝堂,走入百姓视野,走入夺嫡之战。

    当然其他皇子不会真以为邵子瑜会那么好心,那行为已经说明了一件事,邵华池已经站队。

    一次尚书房下课后,大皇子等人与邵华池一同离开。

    “七弟,独善其身才是聪明人该做的。”邵慕戬冷冷提醒。

    你说你一个容貌尽毁的,就是不站队以后也有你一份,做个闲散王爷不好,偏偏要加进来,最可恨的是选了老九,这是根本没把他这个老大放在眼里啊!

    “臣弟谢大哥提醒。”

    “呵呵,且瞧着吧,由不得你后悔。”

    邵华池恭谨目送几位皇子离开。

    与此同时,七皇子要去了前段时间宫里争相夸赞的皇贵妃加忠奴的事,还是被传了出去。

    什么七皇子仗着宠信强抢一个奴才,什么皇贵妃被皇子威胁论还没出来,宫里就传出了可信度最高的版本,原来是七皇子被恶犬咬伤期间很感念这个奴才的悉心照顾,便开口向皇贵妃要了,作为庶母,皇贵妃自然是拥有大家气度的,只是个奴才,晚辈想要没有不同意的理。

    倒是两人传出了美名,一个是爱护皇子的皇贵妃娘娘,一个是重情义的七皇子。

    傅辰从现代而来,清楚流言猛于虎的道理,早早让人准备了这样一套说辞,说着说着自然所有人都信了。

    这流言的传播,要说起来还要多亏刘纵,刘纵当时替他把监栏院的人分派到各个地方,能提升的提升,现在这流言传出去,找不到出处又自然而然,靠的就是原本监栏院的太监们。

    只是要个奴才,只是件小事,这事情却传到了皇帝耳朵里,皇帝自然也联想不到什么党争,犯不了忌讳。

    大多皇帝都是如此,他还活着就看不得什么兄弟阋墙的戏码,也不允许有皇子窥觑他的皇位。别说老三和穆君凝是个不争不抢的性子,老七可是从出生就没继位的可能,这样一对没有亲缘的母子能这样相处融洽,就是晋成帝也觉得老怀甚慰,忍不住在梅珏的飞羽阁里又多用了一份饭。

    “皇上今日好似很高兴?”梅珏亲自为晋成帝布菜,柔声说问道。

    “你可知老六进宫来说什么?”

    为晋成帝夹了一块肉状物,“说了什么?”

    “他居然说,要打造栾京的娱乐一条街,要集合所有吃的玩的,真是个孩子,成日只想着这些不务正业的东西,不成体统!也不知怎么想出的馊主意!”晋成帝笑道,不过他也并不是斥责六皇子,反而隐隐引以为傲的模样,老六这提议他也与户部尚书谈过,这是百里无一害的想法,若是真的建成,不怕收不回银子,届时国库就不会常年处于过于吃紧的状态,对于刚刚打完仗元气大伤的晋国来说,是个好消息!

    “这调皮还不都是陛下您惯的,若陛下开明,六殿下哪里敢说呢?”梅珏垂下的眼眸,闪过一道精光,“那陛下是同意六殿下的提议了吗?”

    “我让他好好做个章程上来,再和幸元龙那老家伙好好合计合计,这可不是小事情,前面的投入还要他自己个儿掏腰包,想从老幸那锯子嘴里讨银子可不容易。”幸元龙,户部尚书。

    晋成帝呵呵一笑,梅珏这话也是在说他们父子感情好,心情倍儿好。

    “陛下英明,届时京城更热闹了。”

    晋成帝哈哈大笑,吃了一口肉块,“嗯?这味道怎的似肉非肉,味道倒是新奇。”

    忍不住又塞了一口,发现的确没吃过这么奇怪的菜。

    梅珏微微一笑,“陛下对素食不喜,臣妾觉得龙体为重,便研究了下如何将素食做成肉食的味道,陛下可觉得还能入口?”

    “这是你自己做的!?”晋成帝经常能吃到妃嫔为自己做的汤羹饭菜,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那些所谓亲手所做有多少猫腻就不好说了,他也知道这些妃嫔能在里头看个火候或是切个菜已经算不错了,最后还是要宫女或是掌厨来做。

    但他知道,梅珏说是自己做的,定然是真的她亲手所做。

    胸中激荡着感动久久不能平复,忍不住握住梅珏的手,所有话梗着,只是忍不住拍了拍梅珏娇嫩的手背。

    在宫里,无论是下人还是妃嫔,就算是皇太后还不是依着他的口味,样样荤菜,大鱼大肉为主,哪个肯愿意为他亲手研制怎么把素食做的好吃,哪个又在乎他的身体了,就是真的在乎又有几个人敢当着他的面劝他,就不怕龙颜大怒?

    梅珏怕吗?也许是怕的,但是她还是做了,只为了他的身体考虑不惜冒险,这份浓重的心意他又怎会领悟不到。

    “这宫里,也只有你了。”晋成帝长吁短叹,人生得此红颜,夫复何求?当着下人的面,晋成帝说不来那些肉麻的话,但跟了久的奴才哪里看不出来,这位梅修容那是晋成帝心尖上的。以前那些受宠的,陛下哪个不是赏赏赏送送送的,从不费什么心思,但哪个能得他这样的表情,时不时嘘寒问暖,又有哪个能让陛下到现在都没翻牌子,是不喜欢还是太过珍稀,这就见仁见智了。

    晋成帝对当木桩的安忠海道,“传朕旨意,梅修容勤勉柔顺、安贞叶吉、性资敏慧,深得朕心,即日起晋封为从二品妃,封号梅。”

    “陛下!”梅珏大惊失色。

    晋成帝猛地封住了梅珏的嘴,眼含柔和,“朕知你并不在乎这些虚物,只是朕总想为你做些什么,若你真的心中有朕,哪怕只有一点点,也不要拒绝朕。”

    这宫里每个女人都想晋升,嘴上谦和忍让,晋成帝只是不想理会后宅之事,他要的是妃子们能给他带来快乐,其余的又有何关系,这些妃子再如何斗,也是想博得他的注意,是后宫之乐。

    但梅珏不同,这个女子太单纯善良,即便是朕如此逼迫她,她也不忍心真正怪朕,让朕怎能不对她好?

    梅珏跪下谢恩,别说是梅珏,就是身后一干人等也是惊异莫名,这是短短几个月就从小小三品姑姑晋升到妃的第一人。

    后宫,又要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了。

    这当然是后事,此时梅珏正陪着晋成帝探讨由珍懿皇贵妃所著的《南清方仪》,由梅珏的熟读与自己的见解更让晋成帝确定她是真心敬爱自己的母妃,这里,他能说出真心话,为何不能独独爱这里?

    ——晋.江独家,唯一正.版——

    吉可悄悄来见傅辰,到的是傅辰在重华宫的屋子。刘纵在手术后,傅辰没有办法时刻照顾的时候皆是他在做,刘纵也把这孩子当做自己孙子,倒是亲力亲为地教导,经过姚小光的事加上监栏院大大小小的事,这个孩子的目光越来越沉静,他已渐渐被这共内外的环境通化。

    傅辰每每看到,都有些发酸和庆幸,他不想再遇到第二个姚小光。

    这次吉可借着内务府送冬季的份例顺道过来的,并不能长待,他带来了一个刘纵听到的消息,陛下恩准了薛相告老还乡,携家带口离开栾京,今日就颁布的旨意。

    薛相五十都不到,哪来的告老还乡?

    薛雍是二皇子的人,在国宴那日傅辰就觉得二皇子出现在潇湘馆后门很古怪,后来诡子等人追踪过去也没查到所以然来,但傅辰却是由此盯上了二皇子府的动静,薛相的离开意味着什么,也似乎证明了他某种想法……

    “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了。”捏了捏小孩的脸颊,吉可现在也是正四品太监了,却没觉得被冒犯了,反而像猫儿似的蹭了蹭傅辰温暖的掌心,这一丝温暖是他在宫里的温暖,“不辛苦,傅哥你才是最累的……傅哥,我好想他们。”

    “待他们忌日那日,我就将他们葬下。”现在,陈作仁和姚小光的骨灰盒还在他这里保存,他要那把亲手杀了李祥英的匕首祭奠他们的英灵。“逝者已逝,你要将他们的份一起活下去。”

    吉可狠狠点头,他知道傅辰的意思,是让他别难过,即便难过也不能被别人看到,傅辰这是在教他做人,傅哥已经是他在这宫里最大的亲人了,他不听傅哥的听谁的。他不是刚进宫那会,分不清善恶,他也同样明白刘总管的意思,是希望他能够有用,在以后帮上傅哥的忙,所有他们的传话他一个字儿都没泄露过。

    待吉可走后,重华宫里的一个小宫女战战兢兢地过来,虽然极力克制自己却还是脸色苍白,“傅爷,您快过去看看!”

    小宫女叫喜儿,是老宫女碧青手下的,应该是听了碧青的话过来喊傅辰。

    “出什么事了,你先说。”

    “殿下……殿下说要休了田夫人。”

    快到就寝的时间,难道那田氏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傅辰到的时候,一屋子跪着人,邵华池只披着一件外袍,神色阴沉地盯着田氏。

    傅辰也顺势跪了下去。

    “过来,伺候我更衣。”见是傅辰,他表情不变,眼神稍稍回暖。

    “是。”

    “全部退下。”

    果然,让傅辰来,殿下的脾气就不会太过暴躁。

    “殿下,请宽恕奴婢。”田氏眼闪泪光,不知所措。

    邵华池阴晴不定,并不说话,屋内气氛依旧紧绷。

    无论田氏做错了什么,现在处罚田氏都不是好的时间。

    “殿下,田夫人对您向来尽心伺候,想必是无心的,您先消消气可好?”傅辰温声道。

    “都滚出去!”他当初是怎么眼瞎,会觉得田氏的气质与傅辰有些许想象?

    这根本就连本尊分毫都不及!

    田氏走出前,感激地看了眼傅辰。

    为邵华池更衣后,安忠海就到了门口,说是陛下传召,约莫是近日送走了两国使臣又派人中途重伤了两国使臣,这当然也是朝臣最终商定的主意,本来两国使臣在晋国不敢开战,但出了晋国的国土,他们都希望致对方于死地,谁都没想到晋国会横插一杠,让他们各自认为是对方派来的人,两国开战在即,这不晋成帝几日都有些情绪高涨,几乎每日都要邵华池过去陪着下下棋,龙宠正盛。

    召的是皇子,还是在养心殿,后宫妃嫔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邵华池离开前嘱咐晚上不必等,先去自己屋子里休息。

    傅辰才问向碧青,“刚才怎么了?”

    碧青将之前的事叙述了一遍,原来是邵华池在后殿沐浴,邵华池因容貌关系,从不让人伺候,田氏一直被冷落,加上晋成帝那儿催的紧,怕自己处子之身被识破,情急之下就冲进了浴池,好似见到了面具下的邵华池,吓得魂飞魄散,直喊着妖怪,也难怪殿下如此发怒了。

    哪个皇子能被自己的女人这样喊。

    待陪完晋成帝,邵华池回了重华宫,却不料在外间看到合衣坐在地上等他的傅辰,这几天陪着他在宫里宫外忙活着,不少事都是傅辰在打点,几乎没什么睡觉时间,难怪他会累到,邵华池有些心疼,静静望着傅辰。

    宫灯的暖灯照在傅辰脸上,一片温馨。

    他像是受了蛊惑一般,走了过去,摸着这张还显稚嫩的脸颊,原本被冰寒了的心,居然有一丝丝暖意流淌,他缓缓靠近,直到对上傅辰忽然睁开的眼。

    傅辰还有些不清醒,看到邵华池的面具,忽然清醒,“殿下,奴才该死!”

    “你我之间何须如此。”瞬间收回那一丝动容与无措,邵华池状若无意道,“起吧,今日我让诡子他们守夜,你去好好休息。”

    “是。”傅辰迷迷瞪瞪地准备离开,嘴里还在说着,“九殿下这次帮了您,定然会有下一次试探,这是您让九皇子信任的最好时机,届时您定然会明白如何做……”

    “我知道,你快去休息!”听着傅辰这模样还在那儿说事,邵华池不知是心痛多一点还是气愤多一点。

    在离开前,傅辰忽然说了一句,“殿下,您从来都不丑。”

    至少在我眼里,容貌从没那么重要。

    邵华池闻言,再看门外早已没了人影。

    张了张嘴,只觉得心跳如鼓,脸颊像是喝醉了似的驼红,啧了一声,“真狡猾。”

    邵华池没想到那么快就碰到了邵子瑜,还是在宫外。

    诡巳报告说东榆巷有人想要刺杀这几个从西北带来的人,只是伤了人最终也没把人给劫走,已是万幸。

    显然,有人不想这几个人去面圣,本来还想等这几人的状态“更糟糕”再给父皇看,看来是必须提前了。

    出了门,一辆平凡无奇的座驾停在门外,也不知停留多久,邵华池遽然瞳孔萎缩,又回归平静。

    一侍卫将帘子撩起,邵子瑜从内探出身子,朝着邵华池露出淡淡的笑,下了马车,看了眼这个略显平凡的宅院,邵子瑜拿出一条丝质巾帕捂了下口鼻,似乎不习惯巷子里的味儿。

    他这七哥也不愧是从小那般环境里长大的,选这种落魄的地方也丝毫不嫌弃,也是能屈能伸。

    “九弟,怎的有兴致来我这外宅,正好要寻你,这到省去了麻烦。”邵华池迎了上去。

    邵子瑜微微阖眼,潋滟冷光沉淀,凑近邵华池道,“怎么,我来的不是时候?还是七哥还要瞒着我呢?”

    刹那间,邵华池脸上的笑容凝固。

    邵子瑜又怎会那么凑巧的在这个地方!

    为何他刚才在室内的话,会被知晓?那是发生没多久的事。

    这话一出,从一旁诡子的角度都能感到邵华池紧绷的肌肉和微颤的睫毛,邵华池指尖有些粘腻,才几个瞬息的功夫就感到手掌渗出的汗渍。

    是有,有内鬼……那个内鬼是谁?

    又存在多久了?

    这让邵华池无端端滋生出一道由脊梁骨蔓延而来的寒意,这是一种命运无法掌控的感觉,忽然他想到了什么,面上不动声色,就好像无形中有个人讲那只手贴在他的脊梁上,阻止他的后退的步伐。

    他已经知道昨晚,傅辰的话中含义。

    见邵华池全程呆滞的模样,满意地笑笑,他要的效果已经有了。

    “七哥,看来弟弟的确来的不是时候,那便先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邵子瑜坐在马车中,他身边的心腹轻声道:“您这样做,七皇子真的会乖乖听话吗?”

    “我这七哥现如今可是香饽饽,他虽选择我却并不诚心,若不能这样镇压一番我如何能完全控制住他,再说大哥也不会袖手旁观,他这次就是要真正投靠我了。”他如此突兀出现,才能让邵华池有所警醒,对他又敬畏又害怕,对他的手段有所忌惮,才能乖乖扶手陈诚,让七哥看不懂自己,是这次邵子瑜的目的。

    “殿下高招!”心腹赞叹道,不愧是她们智谋无双的九殿下。

    “非也,这主意可不是我出的。”邵子瑜心情看似很不错,对着心腹道,“你猜是谁出的?”

    “那是太傅?”

    邵子瑜摇了摇头,“一个你想不到的人,那个叫傅辰的小太监。”

    “但他不是七殿下的人吗?”

    这也是邵子瑜曾经的疑惑,那还是在御书房外两人遇到的时候,他提出侍膳的事儿,小太监非常机灵,直接同意了,并在之后来侍膳时提出了让七九联盟更为牢固的办法。

    傅辰告诉了邵子瑜,七皇子在宫外的一个据点。

    那人跪在地上,那么低眉顺目,口中却说:“若是您忽然出现,七皇子没有防备之下,定然会惊吓莫名,对您产生敬畏,又对您的手段折服,您再表现出心胸,届时定然会为您所用。”

    “你是七弟的人,为何帮我?”

    “一,奴才觉得七皇子与您迟早是一条船上的人,只是现在因无谓的纠葛才才未能真正精诚合作,奴才何不加一把火呢?二,奴才觉得您无论在任何方面都高于大皇子,相信天下百信也更愿意拥戴一位英明君主,奴才迟早是您身边的奴才,早晚有何区别?”傅辰垂下视线,口中话语真诚。

    邵子瑜望着这个奴才,久久不能回神。

    这个奴才,是在向他效忠吗?

    其实这也是一步险棋,傅辰知道自己已被邵子瑜注意到,也许是之前的恶犬事件,也许是后来阿芙蓉事件,这位皇子大约能看出他与邵华池的关系,在御书房门外点名,也是一种试探,既然他要试探,他就给他一个更大的炸弹。

    “多智近妖,这样的人留在老七身边,本殿……倒有些不放心,幸好,只是个太监……”既然不放心,还是杀了好。

    在宅门外,邵华池冷汗滑了下来。

    “主上!”诡子垮了一步搀扶,却被邵华池打掉,他捂着脸,阴森的笑从指缝间流出。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邵华池笑得泪水都飚了出来。

    他忽然那天,傅辰提醒的话,“这段时间九皇子的试探已经结束,他会希望进一步收拢您,奴才会稍加引导,届时您自会明白。”

    傅辰没有明说,是怕邵华池事先有准备,就无法做出适合的表情,以达到欺骗邵子瑜的目的,邵子瑜多观察入微的一个人,岂是轻易能欺骗的。

    邵子瑜想要个收拢他到羽下的契机,于是傅辰主动提供了,一拍即合。

    邵子瑜会认为他的突然出现,给自己造成重大冲击,就会自然而然给他造成震慑,他会不由自主想:

    一、为何邵子瑜知道我这里有据点?

    二、他何时知道的?

    三、谁是内应,不然如何知道我刚刚在屋内的谈话。

    这不但让邵华池害怕,更会忌惮邵子瑜,从而乖乖听话,对方指哪儿,甚至会怕邵子瑜给自己使绊儿。

    于是邵子瑜要了他这个人,而邵华池也能让自己真正依靠过去。

    甚至邵子瑜不会怀疑傅辰的目的,这样一个聪明又考虑周到的属下,才值得他费尽心机得到!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小地主(美食) 穿越之庶男从命 重生之原配娇妻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综]平安京恋爱物语 重生之吾皇在下 天将降大任于隐形人也 [未穿今]超级大神 [综]九九归一 饮朕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