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当boss成为可攻略角色

39.梦境

【书名: 当boss成为可攻略角色 39.梦境 作者:秋风夕

当boss成为可攻略角色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一道遁光破开暗夜,疾飞了回来。

    许笑飞站在剑上,低头望去,他记得,再越过这座山,就属苗疆境内……

    他深深吸了口气,而后,心念操纵之下,踞于丹田的青铜小鼎缓慢旋转起来,脚下飞剑,在一瞬间掠过了那条延绵的山脊线。

    一阵刺痛穿透了他的身体。还好,能经受得住。

    他知道应诺蛊这种蛊虫,对修为越高深的人,发作得就越是猛烈。他灵力低微,才有机会这样一试。

    众人都已折返了唐家,他是一个人悄悄溜出来的。

    逍遥派的人或许能猜到他去了哪里,而其他人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人冒着应诺蛊毒发的危险,也要重返苗疆。

    许笑飞又再度加快遁速。

    虽暂时压制了蛊毒,但他也有所察觉,无法支撑太久。

    山谷中的灵蛇宫,灯火寥落,沉寂静谧,似乎并未设防。

    许笑飞降下飞剑,落在殿前,却在瞬间,就有祭司模样的人物浮现身影。虫笛之声摄魂夺魄,背甲泛着冰冷铁青色的巨蝎向他袭来。

    许笑飞一边招架,一边大声道:“在下并无恶意,是来见那位天绝教的朋友的!”

    许笑飞避而不战,短短一会儿功夫,已躲过对面的数十招。

    他正开始感觉吃力时,笛音忽止,恶狠狠地挥来一对螯爪的巨蝎,也僵在了原地。

    一个声音悠悠道:“听说你是来找我的?”

    临砚就站在不远处,一袭清淡的白衣,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是!”许笑飞望向来人,吐出一口气,“我们好歹也是老熟人了,帮我一个忙,好么?带我去见此地的大司祭,我有要事相求。”

    他倒是一点都不见外。

    临砚道:“我为何要帮你?”

    “我知道你会帮我。”许笑飞笑了笑,“你一向对我不错。”

    说来奇怪,临砚也有对他刀剑相向、对他冷言以对的时候,但他记在心上的,却始终只有临砚救他、助他的情景。他这这个人总是有着莫名而来的信任和亲近。

    对一个连朋友都算不上的人来说,许笑飞的回答实在有点无赖。

    临砚看了他一眼,却真的转过身去,道:“随我来。”

    灵蛇宫大司祭白斐还未歇下,看在临砚的面子上,将人放进卧房。

    “在下逍遥派许笑飞,拜见大司祭。”

    “是你?”

    他眉头微蹙,打量着面前的少年剑修,显然认出了他:“ 你居然压制住应诺蛊的蛊毒,也要前来见我,这份心意倒是难得。”许笑飞虽主动毁弃誓约,他对这人倒生起了一丝好感,“也罢,说说你想求我什么。”

    许笑飞道:“我想求死者复活之法。”

    “死者复活?”白斐也不意外,“我的确知晓几种方法,不过,全都有极大的弊端。若是做成无知无觉的傀儡,可以不腐不朽,存世百年;若不做成傀儡,复活后如常人一般,最多只能延续十年。”

    许笑飞摇摇头。

    “十年太短……难道最多只能十年?”

    “欺瞒生死,逆转阴阳,十年就已不易,你还想如何?”

    许笑飞想了想,低声道:“若是……像阁下的师尊那样呢?”

    白斐眼神一冷:“那自然不同。只要我活着,他便不朽。”

    许笑飞猝然抬眼,眼底已有了惊喜之色:“对,这样就好!我虽想要他彻底复活,可也知道,难如登天……如能这样复活他,我一定好好尽力,比谁活得都久。还请大司祭教我此术!一切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代价?”白斐没有应承下来,也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忽然问了一个似乎无关的问题,“你看我今年多少岁?”

    许笑飞一愣,这年轻的大司祭身量不足,一双眸子里目光虽然成熟镇静,面容轮廓却还带有一丝未褪去的稚弱,猜道:“大约……十五六岁。”

    他已经刻意往高里说了。

    “错了。”白斐道,“我实际的年龄,比你父辈还要年长得多。”

    许笑飞一愣,白斐已接着道:“这就是此术的代价,从我将师父制成傀儡的那一天,我的身体就再也没有长过,永远停在了十四岁时候。”他望着许笑飞的神情,语声冷静,“这其实算不了什么,看来你也不会放在心上。不过,只要此术存在一天,和你联结的傀儡,就要吸取你活人的精魄阳气滋养自身,至死方休。”

    每日被抽取阳气,那种滋味绝不会好受。

    许笑飞不由想到,白斐的脸色过分苍白,说话时嗓音缥缈,中气不足,是否也是这个缘故?

    但只是这一点,又怎能阻止得了他?

    “没关系,”许笑飞道,“只要能复活他,我愿意承受!”

    他的诚心正意,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退在一旁一直一语不发的临砚,也在注视着他。

    从许笑飞身上……他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白斐似也被他打动,点点头,不再多话:“将你想要复活的那人的肉身和魂魄带来,我可以为你施行此术。”

    许笑飞道:“我……我没有他的肉身,也没有完整的魂魄,我只带着他的一缕残魂。”

    他捉起胸前的丝线,将一枚玉坠扯了出来。

    白斐起身,下一刻已站在他面前,双指拈住了那枚玉坠,探查起来。

    半晌,摇了摇头。

    “不行。”

    “什么不行?”许笑飞急切地问。

    “这缕魂魄,太过残缺。你没有他的肉身,制成傀儡的就是一具完全陌生的尸躯。你只余下他如此薄弱的一丝残魂,就算复活,也将混混沌沌,人事不知……”白斐放下手,又重新坐了下来,“你煞费苦心想要复活的,莫非是一个面貌全非、痴傻无知之人?”

    许笑飞呆住。

    忽又低下头去,看向胸前那枚莹白的玉坠。捉着玉坠的手颤抖起来。

    几句话间,他从惊喜的高崖,又猛地跌落!

    跌得粉身碎骨。他的心又破碎了一次,碎成了千千万万块残屑。

    他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但脸上的神情,就连临砚看到,都觉一阵不忍。

    他的呼吸猛然急促起来,身子一歪,一头栽倒在地。

    身形一闪,临砚已站在倒下之人的面前,弯腰查看。

    白斐道:“心神失守,蛊毒发作?”

    就见临砚点点头,一把将人捞起,抱在怀里,再一转眼,两个人都不见了。

    梦境·一

    他有所感觉,自己沉入了一方梦境……

    好像变得不是他自己了,但又好像确实是他自己。

    他置身在何处呢?不知道。夜色初降,他站在一处杨柳堤岸,星星点点的荷花灯,沿着流水漂了过来。

    他低头看着水面倒映的自己,是他的脸,仍然年轻,神色却温和沉静,好像经历了许多风霜。一头乌发随随便便地披散着,穿着的倒像是一件正经的道袍,绣着松鹤与流云,宽袍大袖,飘飘摇摇。

    “你看,那道长孤寂一人,好像有点落寞呢。”

    “嘘……别乱说,那位一看就是得道高人,修道之人不沾尘俗,崇尚清净,哪里会觉得寂寞。”

    他听到背后有人悄声议论。

    他转过身来,望了过去。

    发觉方才的议论被他听见,俏丽的少女羞红了脸,躲去了同行的少年背后。那少年倒是落落大方地抱拳一礼。他一袭素色衣衫,黑发以淡青色的发带挽起,看上去一副儒雅温文的模样。

    看清这少年的一刹那,他忽然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他就是为见这少年而来。

    双眸微微眯起,他的耳畔似又响起了他下赴幽冥时,结交的鬼差朋友所说的话:“你说的那个人我记得。不行,你不能从冥府带走他,他已经转生去了。”

    “原来他就是为了等你,才在冥府盘桓了一百多年。后来似乎是等不下去了,要去人间寻你。临走之前,以一魂一魄为代价,向孟婆求借了入骨锥,将前生记忆刻在了魂魄上。对,他肯定没有找到你。因为他前生杀业不少,恶孽缠身,转世后自然福缘稀薄,他这一世似乎只活了短短二十年就殒命了。后来?我查一查。这里载着,他在其后又历经两世。你还要去寻他?他绝不会再记得你了。就算魂魄曾经刻下记忆,每次转生,都会消减。”

    他寻得太迟了。

    但这两百多年,他卡在升仙的关隘,只能闭关修行,全力冲击。他亦有必须修成仙身的理由。至少黄泉幽冥之所,就不是凡俗之人能够随意来去的。

    不进则退,当初的情形,其实相当凶险。稍松懈一步,也许便会此生登仙无望。

    于是就错过了。

    面前那儒雅俊秀的少年,正对他道:“小子冒昧,打扰了仙长的清净,但望恕罪。”

    “无妨,”他摇摇头,“你过来。”

    “仙长何事指教?”少年面露好奇,倒是乖乖走了过来。

    “相逢即是有缘,让我为你测算一卦如何?”他道。

    “有劳仙长了。”少年闻言一笑,不疑有他。

    他伸手捉住少年摊开的那只手,一只温热、柔软的手,那触感一直深入他心底。掌心的纹路清晰,脉络分明。他从中看到了无病无灾、位高权重、儿孙满堂、富足平安的一生。

    一个凡人在尘世间所能享有的一切,大多都拥有了。

    这样的一生,当然与他这个已成仙身的修道者,没有什么干联。

    少年先是望着自己被捉住的手,而后抬起头,注视着他的脸。

    “恭喜小友,你这一生,必定富贵平安……”他慢慢说着,“嗯?”

    他留意到了少年看得出神的目光。

    少年略显难为情地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仙长有些眼熟,是不是以前来过镇上?”

    “是么?”他外表平静,心底却是一颤。

    望进少年的眼睛,那双澄明的眸子里只有一缕疑惑,并无别的波澜。

    换成那个人,绝不会这样看着他。

    刻进魂魄的记忆只剩下这最后一点,将他认作一个有些眼熟的陌生人。

    他忽然道:“你跟我走吗?”

    “什么?”少年愕然。

    “你根骨不俗,颇有天分,可愿意随我修道?”他双眸逼视着那少年。

    “这……”少年有些退缩地抽回手,似乎吓了一跳,“承蒙仙长青眼。不过,听说修道需要心如明镜、专心一意,我只是个尘俗蔽眼、庸庸碌碌的凡人,怕是耐不了那种寂寞。”

    隐约防备的态度,还有从他掌中抽回的那只手,都化作尖针,刺痛了他的心。

    “我明白了。”他道,“身为凡人,这一世你有金樽玉爵,又有子孙满堂,的确足矣。”

    “那就多谢仙长吉言了。”少年微笑着对他作了一揖,又跑回等在原地的那娇俏少女身边。

    “你和那位道长都说了什么呀……”少女道,“哎,那位道长……果真是神仙人物!”她的声音透出惊喜。

    漫漫的云烟浮起,笼罩了他的周身,随后消隐。

    他的身影,当然也消失不见。

    许笑飞猝然从梦中惊醒。

    梦境的最后一幕,那无边无际的落寞,还有延绵不断的痛楚……仍残余在他的心里。

    他醒来的地方漆黑一片,好在他的双眼在黑暗里也能看得清晰。他瞧见这是一处林子,他就躺在杂草丛生的地上,又望见了坐在他身边的一个人。

    一时间分不清他究竟醒来了,还是这里也是梦境的延续。

    ——就像他梦中所见的那个少年!

    温文的、秀气的,带着点书卷气息,正静静地注视着他。容貌虽然不同,气质却是相似。

    “你醒了?”

    “嗯,我醒了。”这一句让许笑飞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不再处于梦中了。

    “我已替你祛除了应诺蛊的毒,你现在想来不疼了。”临砚道。

    “啊?”许笑飞试着活动一番,果真,身体松快了许多,就算不再运转青铜小鼎,蛊毒引发的剧痛也已消失不见,“多谢。没想到你连应诺蛊都有办法解除。”

    应诺蛊若是容易破解,早就不会被修真界的人们用来缔结盟约、发下毒誓了。

    临砚笑了笑,淡淡道:“别的东西我可以不会,背信弃义的法子,却是不能不会的。”

    许笑飞坐起身来,一边问:“是吗?你都做过些什么?”带着几分好奇。

    “说了只怕会吓死你。”

    许笑飞道:“我想听。”

    临砚摇摇头,他并不想将那些事情真的讲述给许笑飞,话锋一转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何要救你?”不待许笑飞回答,又接着道,“我当然是为了教主。”

    他瞧着许笑飞:“我略有卜算之能,本来算出你未来很可能与我天绝教为敌。我不想信你,教主却相信你。不仅如此,他还出力甚多,帮过你一回。我只希望,你能记着教主的这份情。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他的意思。”他的语声里竟能听得出几分温柔,“如果有一天你我立场相悖,你不必对我留情,却千万不能对他动手。”

    教主对许笑飞的态度摆在那里,既然无法除掉这个人,他还能怎么办?

    他也只能相信,许笑飞的品性,真的如他眼中所见的那样,心肠柔软,重情重义。

    “我明白了,”许笑飞道,“你放心就是。我本来就很喜欢他,我也……我承你这番心意,往后不管发生何事,也绝不会与你和他,不会与天绝教为敌。”

    “还有一事,”临砚道,“这里已出了灵蛇宫,白斐大司祭让我转告你,除去他说的几种死者复生的法子,并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你若想要寻觅,或许可去极北、西漠等地碰碰运气。”

    许笑飞神色一振:“好。”

    看来还没有放弃……临砚在悄悄留意他的神情。

    他仍要压制许笑飞的实力成长,就不能让他放弃寻找复活“林墨”的办法。白斐并未说过上述的那番话,自然都是临砚的编造。

    “正好我也想知道你所追寻的秘法,你若有什么发现,可以与我交换。”临砚道,“我若寻到了什么,也会告知你。”这一句就是真心话了。许笑飞气运过人,如果能真的有所发现,那再好不过。

    “好,”许笑飞也浅浅一笑,“那我们就说好了,一言为定!”

    “你既然知道我是个常常背信弃义的人。方才说的那些,你真的信我?”临砚却问。

    “我信你。”

    没有来由的,只是因为是这个人,就从心底,从内心最深的深处相信。

    许笑飞并不是个蠢人。当初林墨之死,细究起来其实还有一些小疑点,但他从没有怀着质疑之心地去想过。

    尽管他内心深处,对这件事隐隐抗拒,不相信林墨会死得如此轻易……

    但他内心的更深处,却是对“林墨”,对这个人,根深蒂固的信任。

    就算世上的所有人都欺骗他,也绝不会是这个人……

    他就是坚信。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当boss成为可攻略角色相邻的书:少年时[gl]重生之沉香重生之煮鹤男主总拉着我去拯救世界人鱼凶猛金银错穿越之民国名媛冰原种田日常[星际]末世之炮灰路人甲最后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