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放啸大汉

第二十一章 【对 决】

【书名: 放啸大汉 第二十一章 【对 决】 作者:寇十五郎

放啸大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感谢大盟、天玉书圣、桂林飞龙胖胖支持)

    ~~~~~~~~~~~~~~~~~~~~~~~~~~~~~~~~~~

    绑匪约定交换人质的时间是次日午时,张放与韩氏兄弟有一夜的时间可思考对策。

    对于绑匪提出的条件,有两种意见:韩氏父子是坚决反对交换;张放认为可以交换。而韩嫂子则是一个劲抽泣,不时念叨这天杀的匪徒会不会给囡囡喂食?深山寒冷,冻着咋办?

    严格的说,韩嫂子并未表现出半点意见,但给张放及韩氏兄弟带来的压力,却半分不弱于那伙绑匪。

    韩义烦躁之下,对婆娘大吼:“少在那嚎丧!出去!”

    韩嫂子一下捂住嘴,惊惧地看了一眼夫君与外舅(汉朝称公公为“舅”),目光所及的是两张难看的脸,韩嫂子呜咽着掩面而出。

    总算清静了,张放揉揉两侧发胀的太阳穴,理顺了一下思路,以不容质疑的语气对韩氏父子道:“人质一定要交换!非是我不珍惜自家性命,而是因为这伙歹徒已盯上了我,若我们不同意交换,接下来,对方还有接二连三的后手。总之,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敌在明,我在暗,被一群狼在背后盯着,早晚会出事。既如此,不如趁此机会,彻底解决此事。”

    韩义沉吟道:“小郎君此言倒也有理,若是我等有兵刃在手,倒也不惧与匪人一战,只是对方指定要上缴兵刃,光靠软弓骨箭及木棒,只怕……”

    韩重恨声道:“若有兵刃在手,咱们兄弟三人,加上石牛与渠良,何惧与这伙强梁一战!”

    韩骏目光静静投注在张放脸上——初遇之时,这还是一张白嫩胜似佳人的脸蛋,不过短短十数日,竟染上一层淡淡古铜色,柔润的轮廓,也有了几分棱角……不知不觉间,这个俊美如处子的少年,已渐渐有向昂藏须眉成长的趋势。

    韩骏突然一笑:“小郎君定然已有对策了吧?”

    张放苦笑摇头:“阿舍高看我了,我也在为兵刃之事犯愁。诚如大兄与幺郎所言,若有兵刃,或可一战,木棒软弓,难以对手。”

    兵刃肯定要交出,这是交换人质的先决条件。用简陋的棍棒,以及没有任何训练的平民,与装备精良的职业匪徒打斗,就算人数多一倍都没把握,更何况对方还有人数限制,指明了只准韩氏兄弟与自己前往。人数劣势、武器劣势、地形劣势、心理劣势……以此劣势与优势之敌对战,胜算之微弱,可想而知。

    有什么样简单有效的武器,可以弥补人数差异及武器劣势,扭转眼下不利局面呢?

    张放苦苦冥思。

    汉以前的兵器谱是很简单的,不外乎刀弋剑戟铖这几样,材质非铜即铁,不管是材料还是兵器,张放是一样没有。就算有,也没人会锻造;就算有人能造,也没有足够时间。

    只能往后面再找找,论中国兵器发展,宋朝时期的兵器品种最为繁杂,所谓十八般兵器,就成形于此时。十八般兵器,张放板着指头也能数出大半,里面对材质要求较低的,好像只有弓、索之类。弓且不说,软索这东西,材料倒是有,但没经过专门训练,谁能玩得转?还有什么连枷、双节棍之类的奇门兵器,虽然也没有材质要求,杀伤力也不差,但要想玩得转,同样非一日之功。张放又不是布鲁斯·李,就算给他一对现成的双节棍,也没法“霍霍嗨嗨”。

    张放想得脑仁疼,硬是想不出在现有的条件下,有什么样的兵器符合非金属材料、上手快、简单有效等等严苛的要求。抬眼看去,韩氏父子俱眼巴巴望着自己,实指望自己能拿出个主意,只是这个僵局,又岂是容易破的?

    张放实在架不住韩氏父子的目光,晃晃有些昏沉的脑袋,从破席上站起,穿上麻鞋,走出柴门。

    院角的灶台边,韩嫂子一边生火做饭,一边默默垂泪,嘴里低低念叨着:“诸神保佑,继光我儿,万万不可有事……”

    张放扭头问屋里的韩义:“囡囡的大名叫继光吗?”

    韩义点头:“正是,昨日请耆老起的名,正准备请村里人同贺,结果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继光,韩继光,继光……”张放反复念着,眼睛渐渐发亮,猛地以拳击掌,大叫出声,“有了!用这个东西对付这伙匪徒,再好不过。”

    ……

    翌日午时,阳光依旧猛烈。多日未雨,泥块板结,草叶枯黄,步行其间,尘土飞扬,只需在一个高一点的山坡,老远就能打望到。便如此刻,当张放一行出现在陀螺形的山间小径时,在山坡树荫下担任放风任务的绑匪哨探,远远就朝林子里嘬唇唿哨。哨声方落,幽暗的树林中呼啦啦涌出一群恶形恶状的汉子,将张放、韩氏兄弟、石牛、韩嫂子一行六人,半包围起来。

    这是双方明争暗斗十数日以来,第一次照面。

    张放第一道目光就落到一个身材瘦长,面目冷峻,手执连鞘长剑,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中年人身上。这个人,无论气质与气势,都与同伙完全不同。

    “剧辛?”张放试探着问一声。

    中年人点点头:“看来公子所知不少啊。”剧辛说着瞥了一眼身旁的焦孟,显然认为是焦孟手下的两个白痴兄弟出卖了他们。

    张放正待继续试探,冷不防那大头矮胖的焦孟大吼一声:“兀那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害死了我多少兄弟,你就要做好偿命的准备!”

    同行的石牛大怒,伸手就要拔刀:“左右是个死,那还缴什么刀弓?拚了吧!”

    张放及时止住石牛,顾不得诱问剧辛,冷然对焦孟道:“兵器带来了,人也送到眼前了,是条汉子,就先兑现承诺。”

    剧辛与焦孟俱是大讶,料不到身处如此险境,这少年还能镇静如桓,丝毫不为自家安危担忧。剧辛心下暗暗点头,难怪那个人要委托主人派门客出手,务求置此子于死地。小小年纪,气度不凡,还真是个人物。若不早日除去,那个人别想出头。

    焦孟以目请示剧辛,后者一点头,焦孟朝林子里打了个手势。不一会,一个瘦小的匪徒,怀抱囡囡,施施然走出。

    韩嫂子一见囡囡,眼圈顿红,就要扑上,被夫君及时拉住。

    张放也不多说,一挥手,韩骏便将各人身上的刀弓一一收取,上前数步,将兵器置在地上。

    一个匪徒上前一一验看,最后向焦孟点点头,表示数目对数。

    焦孟萝卜般粗大的手指向张放一指:“你的剑,也要解下。”

    张放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二话不说,解剑抛向剧辛。

    剧辛长眉一挑,扬手接过,拔剑出鞘,脸映青锋,目光顿凝,脱口赞道:“好剑!名剑‘龙影’,果然名不虚传。”

    张放暗暗点头,原来剑脊上刻的那两个篆字是“龙影”,剧辛果然认得,不枉自己故意将剑抛给他的一番心思。

    拿到了想要的东西,焦孟倒也不含糊,挥挥手,让那瘦小匪徒将囡囡交还。

    韩嫂子伸出颤抖的手接过婴儿,许是母子连心,在回归母亲怀抱的一瞬间,一直安静的囡囡哇地一下大哭起来。韩嫂子将孩儿的小脸蛋与自己面庞相贴,泪流不止。

    人货两迄,交割完毕。张放负手在背,向后摆了摆,示意韩嫂子带囡囡快走。

    韩义急忙低促地对妻子道:“快快离开,要哭回家再哭。”

    韩嫂子也悚然醒悟,赶紧拭干眼泪,感激地向张放深深行礼。张放头也不回,手摆得更急。韩嫂子含泪转身,刚走出十几步,道旁林间突然窜出一匪徒,环首刀一横,将其拦住。

    韩嫂子骇然失色,抱紧婴儿,仓皇回顾。韩氏兄弟又惊又怒,齐齐怒视焦孟。

    此刻这头如笆斗、身如矮瓮的匪徒头子,正仰首狂笑。

    张放心头一沉——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放啸大汉相邻的书:云图仙道二世怎样炼成的诅咒之主最强传送全民大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