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放啸大汉

第七十九章 【拒 援】

【书名: 放啸大汉 第七十九章 【拒 援】 作者:寇十五郎

放啸大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感谢大盟、小胖、铁锤s,三位拳拳心意,感受到了)

    ~~~~~~~~~~~~~~~~~~~~~~~~~~~~~~~~~

    沙漏倒流二十四个时辰,距血肉横飞的烽燧二百里外,大汉经略西域的两大支点之一,交河壁汉军驻地一派详和。

    举目所见,一条大河将壁垒分为两岸,左岸阡陌处处,平整如方格,长风吹来,金色黍浪滚滚如波,不时可见农人劳作的身影,到处充满收获的喜悦。而大河右岸,则是草叶茂密,牛羊成群,牲口群里时隐时现牧人的骑影。

    大河两岸,桑田牧场,农耕文明的气息与游牧习性的粗犷交融,别有一番风情。若不是周围不时轻快驰过的一队队巡逻骑兵,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处军营。

    在左岸阡陌之中,有一条宽达十余丈的夯土大道,道路的尽头,直通汉军驻营地。此刻,这条大道上正有一队身着淡褐色军服的汉军巡逻骑兵飞驰而来。而在这支骑兵队中,有两个身着杂色衣服,满身尘土的骑士分外扎眼。

    有农人直起腰,冲着骑队大喊:“杜队率,又抓到细作了么?是胡奴探子还是马贼?”

    被农人称为“杜队率”的,是一个年约三旬,四方脸盘,粗眉细眼,留着一圈络腮胡,体格健硕的骑士。骑士内着棕色戎衣,外罩玄色胸甲,无甲裙,无头盔,只带着一顶平上帻。背负羽盒,左右各插着一根深褐色的长尾羽毛——这是汉军吏士的一种标识,称“负羽”。两根褐羽,就是队率,统领五十人。

    杜队率此刻眉心拧成一个疙瘩,显然有什么困扰,闻言冲农人喝道:“平季,少废话,这是……这岂你应当知晓之事,小心司律找你麻烦。”

    农人咧了咧嘴:“行了行了,我多嘴……我说老杜,若得了酒食犒赏,可别忘了叫上我们兄弟啊。”说罢与一众农人大笑起来。

    笑声中,骑队已走远,直奔营地大门而去。

    无紧急军情,军营严禁奔马。一入大营,巡逻骑队齐下马。杜队率一扔缰绳,头也不回:“看好这两人,我去禀报校尉。”

    杜队率来到校尉所前,躬身执礼,粗声道:“甲屯丁队队率杜勋,有军务禀报校尉。”

    门前执勤的持戟卫士向他点点头:“杜队率稍候,校尉正在会客,且等着。”

    “这……事情紧急。”杜勋上前几步,从随身革囊里掏出一个方方正正,象印一样的包裹,“请将此物呈交校尉,见与不见,但凭校尉定夺。”

    眼见杜勋神情焦急,持戟卫士不敢怠慢,接过包裹,略做检查,面露异色,道声稍候,快步入内。

    持戟卫士捧着包裹,绕过正堂,从侧门进入内庭,一座结实的二层木楼出现眼前。木楼下有一队持戟甲士守卫,楼上正传出一阵豪笑:“素闻子公善饮,小弟这里有车师王刚送来的上好葡萄酒十瓮,正要请子公品鉴,不醉无归。哈哈哈……”

    另有一个中正平和的声音呵呵笑应:“想当初在长安时,也曾在胡肆沽过葡萄酒,的确是佳酿。后听君况说,那胡肆的葡萄酒不纯……哈哈哈。不纯已如此,若是上品,又是何等勾人啊。”

    “那子公算是来着了,车师可是西域葡萄佳酿的产地……来,小弟也不多说,子公且饮一杯便知分晓。来人,取车师王送的酒来……”

    “禀校尉,甲屯丁队队率杜勋求见,称有紧急军务。”

    木楼里顿时为之一静,随即传出客人的声音:“西域百事,军务为先,能之请先处理,不必理会汤。”

    “如此便怠慢子公了,请先入内室稍候,待某询问明白,若无大事,再与子公会饮。”

    这时持戟卫士忙将包裹交给内卫,由其送入内。不一会,传来一声大喊:“人在哪?叫杜勋给我带……不,请过来。”

    半炷香之后,杜勋已领着两个人进入正堂——不是庭院木楼,那是内院,招待亲朋的,外客则须在正堂会见。

    正堂上首,案几之后,蒲席之上,一人按膝而坐。此人脸形偏瘦,样貌普通,但骨架粗大,双目细而有神。他的脸上、脖子上,都有几道明显或不明显的疤痕,这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一股很不普通的凌厉之气。

    此刻,在他面前的案几上正摆放着一方铜印及漆木牌,此人目光从案上物件转到堂下二人身上,缓缓开口:“哪位是乌丹支离右都尉?”

    堂下一人抬头应道:“正是曹某。”

    “那么这位便是……”

    “富平侯府护卫邓展。”

    堂下二人正是张放派出的求救使者,曹雄与邓展。此时正一脸期盼地望向那人。

    此人点点头:“某便是大汉西域戊已校尉、交河壁守,郭习。”

    这正是张放苦苦期盼的救星。

    曹、邓二人不约而同向郭习稽首,邓展更是急切道:“东北二百里外,我家少主被匈奴鞮汗部围困,请郭校尉速发救兵,迟恐不及。”

    “不忙,先润喉,再把来龙去脉说一说。”郭习好整以暇端坐,示意侍从奉上酪浆。

    邓展手捧浆碗,尽管喉似焦碳,却顾不得喝上一口,用最快的速度将事件始末一一道出,争取时间。

    郭习越听眉毛扬得越高,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冷笑:什么千里救汉民,夤夜袭胡营,说得比唱还好听。长安那班贵公子他又不是没见过,虽然也不乏有胆识之辈,但为一群庶民能够做到这样,放眼天下,能有几人?此事可信度极底,内中别有隐情。

    当然,这乌丹支离右都尉的铜印不假,那块富平侯府的腰牌也不假。

    郭习心思三两转,就找到最合理的解释,那就是在二百里外的确有人被匈奴人所困,但不是什么富平少侯,而是那个坚昆小王。故此乌丹支离人才舍命相护。至于为何会有富平侯府中人卷入,这也好解释。富平侯三代以降皆取商利,由此富甲京师,四海之内,无论胡夷,皆有商贸往来。他镇守天山北道数年间,就没少见佩有富平侯府家徽的人员夹杂于胡商之中。

    不用说,此事多半是双方利益互惠。这个富平侯府卫借府上名头,想请自己发兵解围,以获取坚昆及乌丹支离的感恩。呵呵呵,以为随便编个荒诞不经的借口,就想要他召集成千上万军队出击,天下岂有如此便宜之事?

    郭习不动声色听完,扬起的双眉缓缓回落,点点头:“原来如此,既有匈奴于左近生事,身为戊已校尉,为天子镇守天山北道,自是不能坐视。请二位随杜队率至营外民居稍歇,待某向车师、蒲类、且弥发出召集令,一切备妥之后,自会着人告之二位……”

    曹雄、邓展大急,西域广阔,召集诸城廓邦国人马,这得等到什么时候?等人马来齐了,恐怕连尸都收不了啊。

    邓展单膝跪地,叠掌前拱:“恳请校尉先发屯兵,以慑匈奴。救人如救火,迟恐不及啊!”

    郭习眼神一厉:“看你行的是军礼,想必也是行伍出身,岂不知无令调兵该当何罪?汝欲陷郭某于危境耶?”

    邓展失惊,顿首不己:“小人不敢,实在是少主危在旦夕,耽搁不得啊!只要校尉肯发救兵,无论结果如何,邓展敢以项上人头担保,君侯必可保校尉无事……”

    郭习面无表情:“你项上人头,能值几何?”

    邓展瞠目,的确,在堂堂千石高官眼里,他区区一个侯府下人能担什么保?谁会把大好前程交到他的手上?

    曹雄踏前一步,沉声道:“那再加上曹某人头如何?”

    郭习淡淡道:“曹都尉乃他国之臣,郭某岂敢失礼。”言下之意很清楚,你是别国的官员,担保没意义。若事有不谐,难不成我还能砍下你人头?那不成了外交事件了?

    事情似乎陷入僵局,而主因就在于此事匪夷所思,人家压根不信。

    邓展一急,伸手入怀,想取金饼馈赠,看能不能打开局面,不想却碰触一物,心意一动,取出奉上:“邓展知此事太过离奇,校尉心存疑虑。此物乃少主随身饰物,其上镂刻家徽,可为明证。”

    扈从接过奉上,郭习拿在手里摩挲,反复观察,除了的确有富平侯家徽,别无印记。不禁失笑,这能代表什么?这样的玉玦,自家少说有十件八件,件件有过之而无不及。话说身在西域,还会缺美玉么?

    郭习看玉玦时,邓展已经从对方脸上看出不妙,当即由单膝改为双膝下跪,声泪俱下:“匈奴人如虎狼,少主命悬一线。祈请校尉无论如何都要救上一救,侯府上下俱感大恩啊!”

    郭习面色木然,说的是安慰的话却没有多少安慰的意思:“某自会派人前往东庚烽燧查看一二。你放心,若世子当真在烽燧,以他的身份,量匈奴人也不敢为难。”

    邓展已是欲哭无泪了,匈奴人是不敢为难,但少主却向匈奴叫板了啊!等你查看清楚,一来一回,这人还有救么?

    “校尉!”邓展头叩在地上,咚咚有声。

    “校尉!”曹雄也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同样叩拜。

    郭习头也不抬,挥挥手:“杜勋,带二位下去歇息。人是你带来的,一事不烦二主,探查之事,就交给你了。”

    “喏。”

    邓展叩拜顿止,伸手入怀——他还剩一个雷炮。

    入见校尉,身上兵刃包括切肉刀都被搜去,但这真正的利器,却无人能识,故而未收缴。邓展已做好准备,要用雷炮令郭习及护卫失惊,然后趁机夺刃制之,逼其发兵。至于后果,他顾不上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少主绝不能有事。

    就在邓展取出雷炮的一瞬,一个平和的声音从堂外传来:“且慢,这枚玉玦可否容我一观?”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放啸大汉相邻的书:云图仙道二世怎样炼成的诅咒之主最强传送全民大学霸